千盈国际娱乐 > 都市小说 > 草莽年代 > 第五百四十二章 车祸
    苏姑娘从美国回来,着实让这个缺乏娱乐的小村庄热闹了好几天。千盈国际娱乐?   w w?w?.?r?a?n?w?e?na `com

    家里也总不缺客人,不光有庄里的乡亲们,什么镇上的领导、乡里的领导,包括县里的领导,全都排着队似的登门探望。

    当然,就一个苏姑娘,肯定没有这么大魅力。特别是县委领导,来此的目的不言而喻。

    可惜落花有情,流水无意。

    吹吹牛、打打屁,甚至喝喝酒,李亚东都欢迎,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待在苏家着实无事可做。

    但如果是想要拉项目、找投资,那不好意思,就两个字,免谈。

    他实在没心思在宿县这样的小县城里小打小闹,纯属浪费时间和精力。能在这里弄起一个大商场,已经算是对得起全县的父老乡亲们。

    庄里的小孩子们无疑最乐呵,连李亚东都不知道,家里人竟然特地备了一箱零食,大概也就是这个考量。而苏家又没小孩子,还不得全部便宜他们?

    苏洋和小玉为什么没要孩子这件事情,李亚东并不清楚。不过从科学的角度讲,暂时不要也好,小玉还太小,自己都没长成人呢。

    待了一个礼拜之后,新年到来,各家有各家的事情,苏家这边热闹劲头也就渐渐消停。

    但这一消停下来,李亚东就感觉浑身不爽利,因为实在太清闲了,都能闲出个鸟来。

    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天天待在家睡了吃吃了睡,李亚东估计等过完这个年后,自己少说得重十斤。

    苏姑娘倒是每天开心的很,倒真应了那句老话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猪窝狗窝,就算什么都不做,在院子里坐一天,她都能从早上笑到晚上。

    她笑得越开心,李亚东就越不得劲。

    为啥?

    因为放在嘴边的肉吃不到,那能得劲吗?

    苏姑娘自从回来后,晚上都挨她妈睡……

    苏姑娘要不在身边就算了,可现在人在,却硬是吃不到,而且每天还那么无聊,险些没把李亚东憋出病。

    想去外面转转、发泄发泄吧,可方圆十里地内,连座小山丘都没有,能上哪去转?

    好容易熬过大年初三,苏姑娘拜完了几家重要亲戚的年后,李亚东实在熬不住了,拉她上街……玩。

    苏姑娘善解人意,知道他最近确实闷坏了,恰好今天没什么要紧事,也就答应下来。

    一大早,吃过早饭后,齐虎洗好车子,李亚东就拉着苏姑娘往车上跑。

    “姐,你们是上街吗,带我一起呀!”

    “……”苏姑娘一脸无奈的望向李亚东。

    而李亚东呢,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把苏洋扇到茅坑里去。

    “你去干嘛?早上听叔叔说中午你家有几个远方亲戚来,你不陪酒?”李亚东笑呵呵地说,递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相信过来人应该都能领悟。

    “哦,那几个亲戚不怎么喝酒,没关系的,也不是很亲,以前都没走,也就这两年又走上了。”

    “……”李亚东也是没辙,心想难不成今天注定美好的一天,又要荒废了?

    这时,齐虎派上了大用场。

    走过去踢了苏洋一脚俩人这段时间朝夕相处,关系很熟络,而且苏洋也挺佩服齐虎的功夫,那一声“齐哥”叫得敬意满满。没好气道:“大过年的,你又是老苏家唯一的儿子,不留在家里帮父母招待客人,瞎往外跑什么?”

    “哦。”

    居然就这么轻易解决了。

    李亚东那个开心啊,真想奖励齐虎一颗棒棒糖,可惜箱子已经空了,全便宜了庄里的那帮熊孩子。

    ……

    宿县是真的穷。

    不过也很正常,李亚东他们那个县城也好不到那里去,这个年代的中国一线城市尚处在发展初期,更别提像这样的五六线小县城。

    整个县城能称得上“宾馆”的地方,只有两家。

    一家就是李亚东曾去过一次的“市府宾馆”,不过那地方就算了,干部多,以免碰上麻烦。

    至于另一家,叫作“幸福宾馆”。

    很乡土、很符合时代特色的名字。

    就建在马路牙子上,也有五层,就是占地面积很小,出门就是人行道,再往前就是一条县城主干道。

    难得后院被开辟成一个小型停车场,这大概也是它与那些“旅社”之间得以区分的一个重要标准。

    可怜巴巴的十来个停车位,还有大半空在那里,令人惊讶的是,里面居然还停有一辆豪车。

    一辆悬挂本地牌照的日产公爵。

    超过三十万的售价,在这样的小县城里,无疑是正儿八经的豪华座驾。

    “这怕是我们县里首富的车吧。”就连苏姑娘都打趣着说。

    “也差不多了。”李亚东呵呵一笑。

    “东哥,我就在车上等。”齐虎很知趣。

    李亚东点点头,倒是苏姑娘俏脸一红,这种事情被人知道了总归不好。

    被李亚东拉着手下了车,俩人从停车场绕出去,来到幸福宾馆。

    (以下省略一万字……)

    快到中午饭点的时候,李亚东才软着腿从宾馆里走出来,苏姑娘荣光焕发的跟在身后,低着头,有些不敢看他。

    实在是刚才的那些姿势太羞人了。

    也不知道他怎么会……

    “走吧,阿虎那小子估计都等睡着了。”

    “还不是你,说好了一次,你又……”

    “谁叫我媳妇儿这么诱人呢,好不容易出来一回,那不得尽个兴?”李亚东淫笑道,伸出手指勾起苏姑娘的下巴,“来,给爷笑一个。”

    “笑你个头,打死你,你个坏人!”苏姑娘本就因为刚才那些姿势而娇羞不已,再被他一调戏,顿时恼羞成怒,作势要打。

    李亚东岂能被她得手?

    抢脚就跑。

    俩人追追打打,很快临近宾馆拐角,往里就是停车场。

    就在这时!

    “啊,小心!”

    李亚东因为调戏苏姑娘,是倒着走的,蓦然看到她花容失色,顿时一个激灵,脑袋下意识地一扭,余光就看到一辆车从停车场中驶出,且速度不慢。

    完犊子了……

    李亚东现在两条腿都是软的,想跑都来不及,心知肚明这一下指定得撞个结实。

    要命的可能性不大,但伤筋动骨只怕不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眼前闪过一片模糊,紧接着,就感觉身体被一股大力猛地推开,推到了安全地带,然后……

    嘭!

    一个娇柔的身影被车撞中,倒飞出去。

    这一刻,李亚东感觉自己的心都快碎了。

    那身影自然就是苏姑娘无疑。

    很难想象她那娇柔的身躯里竟然还潜藏着如此大的爆发力,在近乎一个呼吸的时间之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狂奔到李亚东身旁,并将他斜推出去两三米,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而她自己,则由于身体惯性,仿佛碰瓷一般,猛地撞在那辆公爵车的车头之上。

    “薇薇!”

    没有半分犹豫,李亚东第一时间冲了过去。

    所幸,人是清醒的。

    “我……没事。”她躺在地上居然还笑了笑。

    大概是庆幸自己得手了,至少保护了自己的男人一回。

    “什么没事!你看,牛仔裤都磨破了,腿都流血了!”李亚东瞬间红了眼。

    还得多亏现在是冬天,苏姑娘穿得厚,雪白的羽绒服很好的护住了上身,但下身的蓝色牛仔裤就单薄了一些,被磨破了,没能保护好腿,左脚膝盖已经血肉模糊一片。

    “抓紧我。”李亚东准备将她抱起来,地上太冷了。

    苏姑娘乖巧地伸手两只手,勾住他的脖子。

    如果能起来的话,她肯定就自己起来了,但现在身体好似散了架一样,确实没力。

    就在这时,只听身后传来“啪”的一声,紧接着响起一个不太和谐的声音,“你这个臭婆娘,怎么搞的,走路不长眼睛的嘛,把我车都撞坏了,你他娘的赔得起吗?!”

    是一个穿貂皮大衣的中年男人,身材壮硕,满脸横肉。

    讲道理,他如果好好说话,这件事情李亚东说不定就算了,因为他确实走路没看路,这里拐弯处又是一个视觉盲区。

    但千不该万不该,他说话太冲了,而且不该骂苏姑娘。

    “你特么的,还敢在这儿bb,这里是停车场出口,不是大马路,你刚才车速多少码?”

    “哟,讲普通话的,还是个外地佬?我艹你娘的,老子开多少码,管你个狗篮子什么事?老子这车三十多万,现在车头凹了,看你们的穿得人模狗样的,也不像穷人。这么的,三万块,这事儿了了,要不然……”

    “要不然怎样?”李亚东将苏姑娘抱起,瞥了他一眼后,眸子里寒光一闪。

    在这家伙刚才骂他娘的那一刻,李亚东就给他判了刑。

    即便不死,也是无期。

    “怎么样?”貂皮哥恶狠狠地一笑,道:“信不信老子让你这个外地佬有来无回?”

    李亚东摇摇头,然后目光从他身上错开,望向身后,淡淡道:“弄他,我没开口,不准停。”

    就在貂皮哥显得不明所以的时候……

    “哎哟!”

    腰背间猛然传来一股大力,直接将他踹飞出去,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特么的,谁!”

    “你爹!”

    “艹!你特么想死是吗?知道老子是谁吗,敢动我?!”

    “你爹今天打的就是你。”

    貂皮哥的身体素质确实不错,硬是从地上爬了起来,不过没用。

    因为刚一爬起,一记鞭腿又到了。

    “噗通!”

    他整个人好像做俯卧撑时体力不支一样,整个胸口硬生生地贴在了坚硬且冰冷的水泥地上。

    可即便如此,齐虎也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

    因为东哥还没开口。

    “哎哟,你特么的,老子要弄死你们是三个狗篮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