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盈国际娱乐 > 都市小说 > 大叔,轻点撩 > 第531章李锦犯病
    “再怎么说我也曾经“帮”过你给过你馒头没让你被饿死,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

    能不能不要再提馒头的事了?

    孙一柔吸了口气,强忍下要翻白眼的冲动。r?an w?e?n w?ww.ranwen`com

    “我帮不了你,我也没有那么大的权力!”

    吴筝低下头,眼珠子滴流乱转的看向窗外。

    外面的人已经走了,他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本打算能多捞一点是一点,现在看来,这孙一柔还和当年一样油盐不进,一根筋。

    既然如此,就别怪他翻脸无情了。

    收起伪装,露出真实的脸。

    “草,别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就是真的凤凰了,你不过是总统家一个上不了台面的远亲,趾高气扬的你在谁面前呢?忘了当初你在我面前是多么低声下气了?”

    “风水轮流转,孙一柔,有你跪着求着我的那一天,到时候,你别后悔。”

    “啊呸!什么玩意儿!”

    他朝地上啐了口,动作麻利的收起了钱和银行卡,像怕孙一柔会改变主意似的,拿了钱,灰溜溜的走了。

    孙一柔又要了一杯咖啡,转过头,面朝窗外,对着这刺眼的阳光抬起手。

    头一偏,轻轻笑了。

    厉伟的电话打来时,服务员刚端来新磨好的咖啡。

    “喂!”女人笑着接起。

    “那砸碎走了?”

    孙一柔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两个男人,他们才刚放下手机后不久。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还问。”

    “张天意呢?她不是约了你吃饭?”

    “天意临时有事,来不了了,哦,对了……”

    孙一柔被吴筝一搅合,刚想起来唐小驹肚子疼天意说要送他去医院的事。

    “厉伟,我先给天意打个电话……”

    这边话音未落,电话那边的韩曜跑进门里。

    “厉伟,该走了!”

    孙一柔知道厉伟也很忙,不想他总是一心惦记着自己。

    所以他说安排人暗中跟着她保护她时,孙一柔想也没想的答应了。

    “今天会很晚,早点睡,我尽早结束这边回去陪你,有事给我打电话。”

    “好。”

    嘟嘟嘟嘟,耳边传来风音。

    孙一柔切断电话后直接播通张天意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播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播。”

    关机了?

    孙一柔重新放下电话,又打了一遍,还是关机的状态,转眸看向窗外。

    窗外的阳光依旧夺目刺眼,女人想了想,给张天意发了一条微信消息。

    “打你电话关机,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等你消息。”

    消息发完孙一柔等了会,那边一直没有回复。

    她从座位处站起,拿起羽绒服穿好,又转身拿起包阔步朝外走去。

    12月末的天冷风刺骨。

    餐厅的玻璃门刚刚推开,一股冷风便扑面而来。

    孙一柔差一点被风吹回去。

    拉紧围脖,手缩进袖子里,站在门前有些发抖。

    身后的保镖出来,其中一人拿着车钥匙。

    “太太,我这就把车开过来,外面冷,要不,您先进餐厅等我一会,我很快。”

    “不用了,你去吧!”

    她还没那么矫情,虽然这外面的天真

    的很冷。

    两个保镖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去开车,另一个留在孙一柔身边保护她。

    女人百无聊赖的站在冷风里,再度拿起手机看张天意的消息,聊天界面除了她发的那条消息再无第二条。

    这么久了,她迟迟没回消息,电话也没开机,不会是有什么事吧?

    孙一柔一边担心着,一边想着要不要给席彬打个电话。

    下午的阳光正烈,可它除了刺眼的光,一点温度都没有。

    冷风里孙一柔不自觉的打了两个喷嚏,有点淌鼻涕,她低着头在包里翻找着纸巾。

    “出租,出租,御景园,请快一点!”

    孙一柔刚把纸巾拿出来,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如梦姐?

    女人抬头,看到秦如梦心急火燎的钻进街边的一辆出租车里,头也不抬的指挥着司机往御景园的方向走。

    她的头发有些乱,外套甚至都没有穿好。

    这么急,是出什么事了吗?

    孙一柔猛然想起如梦姐的妹妹秦如画自小身有残疾,行动不便,一直寄居在南方的老宅子里没有出来过。

    难道说,如梦姐把她接过来了?

    孙一柔不等保镖把车开过来,也快速走到街边拦下一辆出租车。

    “太太?”留守的保镖不放心的追过来。

    孙一柔指了指前面:“没事,看到一个朋友,看她挺急的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跟过去看看。”

    “你等小伍开车过来就在后面跟着我,放心吧,不会有事。”

    说罢,女人关好车门。

    转头告诉司机:“跟上前面那辆车,跟紧点。”

    秦如梦打的出租车在御景园的大门前停下,孙一柔的出租也随后停在了街边。

    往窗外看,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李傲唯一的儿子李锦,也就是她名义上的哥哥就是住在这里的。

    他一向不住总统府,在外面有几处别宅。

    而这御景园就是他最常住的一处。

    如梦姐怎么会来这里?

    秦如梦下车后拎着包就朝小区里跑去,孙一柔付了车费,也下了车,不远不近的跟着。

    这御景园是老楼盘了,一直以服务好安全措施到位地理位置寸土寸金而备受买房人的喜爱,只因这里的房价太高,一般人都买不起。

    所以,但凡能住在这里的人都是不容小觑的。

    如梦姐会为了她的妹妹买下这里吗?

    孙一柔带着满肚子的疑惑,跟着秦如梦走向四面环绕玻璃的公寓。

    隔着玻璃窗,孙一柔见秦如梦正和保安说着话,保安听闻后也是一脸的焦急,放秦如梦上去后,立刻走进值班室打电话。

    孙一柔见大厅没人,正想趁机偷溜进去。

    “什么人?你找谁?”

    奈何那保安警觉性太好了,转身就看到了正鬼鬼祟祟的孙一柔。

    放下电话,拿着警棍凶巴巴的就跑过来了。

    呃……

    孙一柔被保安抓个正着,正不知该不该说出如梦姐的名字时,那保安突然指着她恍然大悟的尖叫起来。

    “你是不是那个……那个……”

    大脑一下子懵住了,保安指着她龇牙咧嘴的想了半天也没想起她的名字。

    孙一柔好心提醒:“我姓孙……”

    “哦,对,对,你是总统

    夫人的外甥女孙一柔对不对,我在电视上看过你,你本人可要比电视上好看多了!”

    “谢谢。”孙一柔礼貌的笑了笑。

    保安收起花痴眼,转头突然想到了什么。

    “正好,你哥又犯病了,他女朋友刚跑上去,我正要给总统夫人打电话你就来了。”

    “呐,这是电梯卡,你哥哥住2508,电梯就在前面,你直走就看到了。”

    说罢,保安焦急的跑回保安室打电话,见她站在这里没动,还隔着玻璃笑着和她挥了挥手。

    孙一柔偏过头,往这低调奢华的大厅看去。

    哥哥的女朋友?

    李锦吗?他和如梦姐?

    他们怎么会……

    太多的疑问在她的脑海里盘旋。

    孙一柔想到刚刚那保安说李锦犯病的事,便不再犹豫,拿着电梯卡捏在手里,快速朝电梯跑去。

    走进电梯,上到25层。

    顺着回廊上的指示找到了2508。

    还没走到门前就听到如梦姐的哭声。

    “李锦,你怎么样?再坚持一下,医生很快就到了,你的药呢,药都没了吗?药没了你为什么不说呢?”

    “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不……”李锦面色苍白,嘴唇发紫的躺在地上,秦如梦在身后抱着他。

    “不……不去医院!”

    他抓着女人的手,抓的很紧,秦如梦的手背都快被他抠出血了。

    女人最了解他,哭着点头道。

    “好好好,我们不去医院,不去医院,你别激动,别激动。”

    孙一柔站在半敞的门前,眯眸看着眼前一切。

    李锦有病?

    看他的脸色,以及发紫的唇色,看来病的不轻。

    只是在总统府住的那三年,从未听说过他有病的事。

    不,应该不止是她不知道,李蕊和李馨恐怕也不清楚吧。

    所以,李锦才不住总统府,一直在外面单住的吗?

    生病而已,有什么可瞒的?孙一柔疑惑。

    脑袋里好似有什么画面拼拼凑凑的又不完整,好似又有什么消息就要呼之欲出。

    随后,医生赶到。

    与如梦姐合力将李锦扶回房间。

    客厅里空无一人,孙一柔迈步走进去,才发现这客厅的空间很大,装潢也很尊贵大气,她仔仔细细的在客厅里转了一圈。

    医生护士从房间里跑出来,医生的手里还拿着手机,急匆匆的往外跑,没有人注意到站在这里多余的她。

    “你们是怎么办事的,之前给锦儿换了药,不是说效果很好吗?这才几天呢,就又发病了。”

    “夫人您听我说……”

    “说什么说,别忘了之前你承诺过我什么,如果锦儿有事,我唯你们是……柔柔,你怎么会在这里?”

    风尘仆仆的周荷正一边怒气腾腾的和医生说着话,一边拿过诊断书在看。

    猝不及防的,她一进门就看到站在落地窗前的孙一柔,微微一愣。

    随即收回视线,展露笑容。

    “锦儿现在怎么样?烧已经退了吗?”

    医生背对着孙一柔,有一秒钟的迟疑,随后才反应过来。

    “哦……哦,夫人放心,锦少爷已经没事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