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盈国际娱乐 > 言情小说 > 司令,以权谋妻 > 330,南宫晚宴,各怀心思
    就这时,裴渊站起来拍了拍手,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全吸引了过去,朗声说道:“各位,今天我在这里摆这桌家宴,主要是想为大家介绍两个人,就是这两位……”

    他以手示意程蒽和蔚鸯:“这位呢,是程蒽女士,十六年前,程女士曾协助其丈夫蔚武救过我一命,当年为了保命,匆匆一别,再没相见,因此无缘相谢,今天我特意把人请到南宫以表谢意……这恩情,裴某人一直铭记于心,若不是蔚武夫妻的相救,裴某人必死,裴家也已败落,绝不可能在后来成为南江第一族……蔚二太太,谢谢了,裴某在此先干为敬……”

    说完,一口饮尽。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a`com

    “总司令客气了。”

    程蒽和蔚鸯连忙起身,也举起了盛着果汁的杯子,小酌一口。

    裴夫人跟着站起,遂浅笑款款,扬杯道:“我也是直到今天才知道,我家先生竟在外头得了这样一份天大的恩情,蔚二太太,真是太感谢你们夫妻对我先生当年的相助之恩。可恨蔚武先生先去世多年,不能当面相谢。有道是救命之恩恩同再造,蔚二太太,蔚小姐,以后有需要我们裴家的地方,请一定不要客气。这一杯酒,聊表我的谢意。”

    也是一口干尽。

    “裴夫人客气,您太客气了……”

    程蒽轻轻应承着。

    蔚鸯则乖乖相陪。

    裴元也举手,微笑得体,“蔚二太太,蔚二先生和您,是我们裴家的大恩人,这些年来您和蔚小姐来了南江,南江却没能好好相谢,好好款待,是我们裴家人之过,以后不会了,我们裴家一定会好好培养蔚小姐的,爸,晏妈妈,你们说是不是?”

    说到最后,他看父亲,暗暗观察着,父亲肯定已经知道这小姑娘和老四的关系,也不知他今日开这家宴的真正意图是什么,如果父亲想承认他们的关系,以报救命之恩的话,倒是一件与他有利的好事。

    “对,以后我会视蔚小姐为亲生女儿,一定将她培养成才……哎,蔚二太太,蔚小姐,要不这样,以后你们就留在瑞都留在南宫吧,到时,我让人给蔚二太太安排一个合适的工作……”

    裴渊笑意融融,无比的和善得作了邀请。

    慕戎徵也有陪站在边上,因为这一邀而深深一瞟,心下以为:这丫头肯定不会答应。

    “得能总司令看重,那是我的荣幸,只是我和蔚鸯已经过惯了小家小户的生活,南宫这种地方,规矩多,比较有束缚感,实在不合适我,我还是喜欢闲散度日。

    “至于蔚鸯,她现在在温市第一高读书,将来能有怎样一个出息,就靠她凭自己的实力去争取。虽然我和她爸爸曾经帮过总司令,但是我的孩子能不能成才,主要还是靠她自己。

    “今天下午我和蔚鸯商量过了,回头还是回温市,往后平静度日,但凭自己本事过日子,那是最实在的,也是最没压力的。”

    沉静如水的程蒽,是个没多大主见的人,这番话,是蔚鸯之前叮嘱的,她觉得蔚家肯定想要报恩,把她们留下好生照看,给她母亲一个轻松的工作,得让她们母女安稳生活。

    蔚鸯让她拒绝。

    程蒽认可蔚鸯的想法,故婉言谢绝。

    这让裴夫有点惊讶。

    本来,她以为这两个女人肯定是要借这个机会狠争敲上一笔的,想不到她们居然要求回去温市简单度日。

    “蔚小姐你有什么想法?瑞都是南江最大的城市,也是充满机遇的地方,在这里读书,远比在温市读书要来得强,要不还是留下吧……蔚二太太,做父母的都该替子女的未来考虑,为了蔚小姐的将来着想,你也该留在这边发展。”

    她暗暗瞟了一眼蔚鸯和慕戎徵,故意以蔚鸯的前程作为诱惑,暗暗试探着:也许她们是口头上在假客气呢!

    “不用,我在温市第一高挺好,将来的路会走成什么样,我会靠自己努力去争取。感谢裴夫人,您的好意我心领了。”

    蔚鸯也是一口拒绝,脸上始终挂着得体的微笑。

    “哦!”裴夫人脸上闪过一丝恍惚,没想到她们去意这么坚决,“但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该表示一下吧!”

    “不用。”程蒽温温笑道:“其实你们已经帮了我们很大忙了,这一次我和蔚鸯被人构陷,亏得总司令重视,我们公馆内私藏毒品的事才得以真相大白,这份恩情已经天大。”

    昨天,程蒽和蔚鸯在客房聊天时,才知道这几天温市发生的事。

    听完时,她是冷汗涔涔,亏得她那天心血来潮跑了出来,如果她被那些歹人捉了去,或是被炸死了,那么蔚鸯的下场会怎样,她是真得无法想象。

    最重要的是:如果她没来找裴渊,也许裴渊为了保他儿子的名誉,说不定蔚鸯会被悄无声息的被除掉千万不要觉得这种想法太不切实际,她到底也是从总统府出来的人,虽然心思单纯了一些,但是,作为一个侍卫长的太太,有件事,她心里很清楚:当政府部门想要让一个人消失时,那绝对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想她们母女平静了这么多年,现在突然就遇上了这么大的事端,原因就是她们和裴家扯上了关系普通人和这种权势之人扯上关系,就是一件危险的事。

    这是她的想法,也是蔚鸯的。

    按理说,她们留在瑞都也好,诚如裴夫人所说,这是一个充满机遇的地方,但是蔚鸯不想,她觉得,现在留在瑞都,很容易成为裴家内斗的棋子,远离裴家,刻意和裴家撇清干净,也许还可以相安无事过一阵子。

    其实最最主要的原因是:蔚鸯不想被人说成是靠关系上位。

    她的人生,她的未来,她想靠自己凭实力去挣来,而不是靠裴家刻意提携这种刻意,依旧会让她觉得在慕戎徵面前低人一等。

    “好,既然如此,一切就如你们所愿。不过,你放心,蔚鸯这一次立的功劳,我们会在她档案上重重记下一笔的。”

    裴渊笑着冲蔚鸯扬了扬杯:“我相信,蔚侄女是个能干的孩子,一定可以一步一步靠自己走上来的。我会关注你的,并且希望有朝一日,你可以凭自己实力来到南宫,向所有人证明,蔚武的女儿,是个不得了的姑娘……”

    “谢谢!”蔚鸯温笑扬杯,“总司令,我以果汁代酒敬您……”

    “好好好……”

    裴渊笑得无比开怀。

    裴翘莲一直在观察,这个小姑娘,长得好看,笑容甜静,言谈得体,做母亲的不贪功,做女儿的不虚荣,母与女品性皆高洁,看着倒是挺让人喜欢的。

    为此,她不觉笑了笑,跟着站起,也举起了杯子:“蔚二太太,蔚小姐,我是裴翘莲,总司令的妹妹,在此携我先生敬你们一杯,感谢你们救我兄长于危难,得让我们裴家长久兴盛……”

    程蒽和蔚鸯忙受了。

    祁皋目光深深,也敬了一杯。

    晚宴其实挺无聊,程蒽没吃什么,蔚鸯也不好放开手脚大吃大喝,也不敢随意说话,气氛挺干这种干,和蔚鸯在蔚园吃过的那种家宴一样,非常无趣。

    从小没有父亲,所以,她不知道真正家的气氛是怎样的,和慕戎徵在一起之后,那家伙吃饭时不爱说话,因此也感觉不到那无比温馨的气氛。

    不过,最近她和他的关系变融洽了,她倒是渐渐喜欢上和他一起吃饭的感觉:很惬意,很自在。

    她觉得,那才该是家所应该有的滋味。

    在南宫,在裴家,人是多,但是,各怀心思,吃得并不尽兴。

    晚饭后,自贵宾楼宴会厅出来,宾客各自散了。

    蔚鸯去了厕所,出来时看到裴渊和裴夫人正在和母亲程蒽说话:“有任何需要都要告诉我们,千万不要客气啊……还有,既然已经来了,那就多住几天,好好玩一玩……”

    慕戎徵也没走,就陪在附近,看到她出来,过来一把将她拉住,低低说道:“时间还早,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去哪?”

    她看到裴渊冲他们瞟了过来,悄悄收回了手。

    慕戎徵没有再勉强,只道:“去了就知道了。”

    蔚鸯看了看表,才七点半,“好。”

    程蒽的注意力也投了过去。

    “妈,我和戎徵出去一趟。”

    她轻轻道了一句。

    “好。”程蒽点头。

    “爸,大妈妈,我们先走一步。”

    当着裴渊和裴夫人的面,慕戎徵再次拉起了蔚鸯的手。。

    裴渊什么也没说四子一向稳重,像这样牵着一个姑娘跑,这是第一回,神情虽然一如既往的冷清,但是,眸眼露着少见的温和。

    裴夫人晏娉傻愣眼,看看这个大剌剌不掩自己情绪的四公子,又看了看裴渊,在程蒽告辞之后,悄悄问道:“你这是默许御洲和这个小姑娘谈恋爱了?”

    裴渊看了看表,“默许如何,不默许又如何?”

    “这小姑娘没背景,配御洲配不上。”她说的是实话:“你不是看中梅若珊了吗?”

    裴渊笑了笑,目光深深的,也不知在算计什么,走了几步才道:“我说了不算,御洲的婚事不急,将来时间长着呢,就由他们自由发展吧……”

    裴夫人听了,马上怪叫道:“你要是改了主意?梅家那边怎么交代?”

    裴渊深睇一眼,“梅家那边,我可从没承诺过什么;至于蔚家这边,那小姑娘根本不急嫁。感情的事,一年一个样,隔个三四年,如果老四的心还长在蔚家小丫头身上,成全他也无妨?”

    裴夫人突然觉得:蔚鸯这小姑娘是个钓鱼高手这世上,最叫人心痒难捺的应是求而不得。得到了,也许就那么一回事,没得到,心里永远是渴望的。

    唉,这个小蔚鸯,还真会钓人啊!

    彼时,裴元和妻子夏雪正缓步回房。

    夏雪突然“咦”了一声,“我没看错吧,四弟牵着蔚小姐的手。”

    裴元转头瞄了一眼,还真是,两个人手牵手,正往车库而去。

    他不说话,心里想着,父亲这是什么意思,是许了他们的事,还是另有图谋?

    不过,现在他最烦心的不是父亲的心思,而是他的病他已经找人了解过了,他这种病,有把握动这种手术的没几个,现下,他唯一要做的事,不再是打垮慕戎徵,而是割那颗该死的瘤。

    唉!

    老天太不待见他了!

    裴元戈坐在轮椅上,妻子蔓儿推着,在园中散步,也看到了这一幕,惊怪极了:“我眼花了吧,御洲牵着蔚小姐,看上去很亲密!”

    裴元戈淡淡道:“你是不是很想被他牵着?”

    这话,刺耳极了。

    蔓儿顿时气白了脸,恨恨一跺脚,压着声音道:“你是不是又想找我麻烦了?只要老四一回来,你就想找我麻烦……既然你不信我,当初为什么要娶我?”

    裴元戈转开了头,冷冷道:“我早后悔了,如果你想改嫁,我可以成全你……就怕你娘家不许你离想想吧,你嫁给我这个瞎子,已经从我们裴家得了多少好处去……”

    蔓儿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裴玉璐挽着裴玉瑚去车库拿东西,回来时,看到花树下,丽影成双,四哥正和那个叫蔚鸯的小姑娘一边走,一边细细说话,不由得惊直了眼,低呼道:

    “三姐,三姐,你快看啊,四哥这是在和蔚小姐谈恋爱吗?”

    “嗯。”

    裴玉瑚漫应,心下想着该往哪里找裴元麟,那家伙莫名失了踪。

    “爸不是想让他南北联姻吗?”

    “嗯。”

    “那他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你四哥什么时候听话过?”

    “也是,那梅小姐怎么办?”

    “你喜欢梅小姐?”

    “嗯,梅小姐人很好,约我吃过茶,我觉得她很配四哥。两个人脑子都好聪明的。”

    “你又不是你四哥。作不了你四哥的主。”

    “唉……”

    “这小姑娘也挺配你四哥的。你什么时候瞧见你四哥牵女生手过?”

    “是哦,四哥从来不和女生牵手。这种画面真好看,要是手上相机就好了……嗯,长得也好,都没化妆,就那么耐看了,真要化了妆,那就是仙女下凡了……”

    “人家不光漂亮,脑子也好,很会用计谋的……”

    莫名的,她轻轻叹了一声。

    想想啊,她的婚姻大事,就靠她帮忙了,老四那边,根本不用指望虽然很不情愿承认,但她还是不得不承认:这小姑娘的谋划,不会比慕戎徵差,将来这两个人要是结成夫妻,哇,那简直是恐怖绝配,夫妻连心,其利断金,世上还有谁能斗得过他俩?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