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盈国际娱乐 > 历史小说 > 大唐技师 > 第95章 人力“电梯”
    就在高士廉在品味人生之时,李牧已经迎来了好几波客人,但都是一些四五品的‘小官’,没有资格上楼,只是被安排在了一楼就坐。ranwen w?w w?. r?a?n?w?e na `c?om这些人也都没什么脾气,谁都明白今日来此的客人,阵容比上朝都还要豪华。上朝只是官员而已,而今日公侯贵胄,各大门阀的代表,全都要来,四五品的小官,能在一楼有个位置就算不错了,小于侯爵,根本没有资格踩楼梯。

    天色渐暗,逐渐来了一些重量级的人物,吏部侍郎韦挺,民部侍郎卢照龄,工部尚书李大亮,礼部尚书虞世南,都是六部中人。这回李牧没像安排高士廉一样,安排一个独立的包间。包间就那么几个,全都独立安排,自然是安排不开的,六部每部一个,都是一个衙门口的,在一起也不算是很尴尬。

    而诸位国公,则视亲疏远近来安排。这些都不是李牧定的,是小陈公公询问了李渊的意思之后定下来的。李渊想起来的人,才有资格单独在一个包间里,至于那些想不起来的,不好意思了,一楼就坐吧。

    由此观之,高士廉还算是有点面子的。

    接待了虞世南之后,李世民一家子到了,高公公先派人过来知会了一声,李牧自然要迎驾,正好小陈公公那边也忙完了,便接替了他的工作,李牧来到门口等着,不一会儿,三辆马车陆续来到,前前后后不少护卫伴随着。李牧对高公公点了下头,来到第一辆车旁恭迎圣驾,结果不是,掀开帘子,是李泰这个小胖子。

    李牧没搭理他,接着到第二辆马车旁,结果下来跟李泰年纪差不多的瘦高小子。李牧楞了一下,想起这是谁了。此乃东宫太子李承乾,那日告祭太庙的时候,他见到过一次。

    太子,国之储君,怠慢不得。即便李牧心里清楚,大唐的第二个皇帝乃是目前还在吃奶的李治,但是此时见到李承乾,该行礼还是要行礼。

    “臣见过太子殿下。”

    “你就是逐鹿侯李牧?”李承乾看了李牧一眼,语气颇为狐疑,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道:“也没有什么稀奇之处么……听青雀说你有一个身高八尺的侍卫,能使百斤的巨斧,是真的吗?你能不能把这个侍卫让给我……”

    “皇兄,我都跟你说过了,不可能的事情。你怎么还是要问啊,李重义是兄长的兄弟!”

    “哼,差点忘了,你也入了宗籍。”李承乾下巴微扬,道:“本王可不会像青雀一样,随便认人为兄的,你想让我叫你兄长,得拿出真本事才行……或者你把那个侍卫送给我,我也可以勉强叫你一声兄长。”

    熊孩子!

    听了几句话,李牧便对李承乾做出了准确的评价。老子二世为人,会上你的当?李牧瞥了眼第三辆车,压低了嗓子对李承乾道:“太子殿下,你要是叫我一声大哥,我给你打造一把趁手的兵器。说句不谦虚的话,如今这长安城,打造兵器,我是最厉害的。我那护卫的巨斧,上百斤,就是我亲手打造的,怎么样?成交么?”

    “真的?”李承乾瞪大了眼睛,那声‘大哥’差点就脱口而出了。但是话到嘴边,又忍住了,警惕道:“你先打造出来再说,休得诓我,我可不像青雀那么好糊弄。”

    “皇兄,我如何好糊弄了。”李泰道:“我是为兄长的算学之法所折服,你忘了我跟你说的了,我运用兄长传授的算法,解了鸡兔同笼之题。”说着话,李泰忍不住瞥了眼李牧,想从他的表情中看到一些震惊。因为鸡兔同笼这道题,和百鸡问是同等难度的,他以为李牧会惊讶。

    没想到李牧竟然无动于衷,李泰不由有些挫败,难不成这种程度的题,在兄长的心中竟然不值一晒么?

    “你们在聊些什么?”

    李世民从马车上下来,伸手去扶长孙皇后,见到三人在说话,忍不住出言问道。

    李牧赶紧道:“臣在给太子行礼。”

    “给他行什么礼,太子还未成年,你又入了宗籍,乃是他的堂兄,用不着行礼,以后便免了。”李世民扶着长孙皇后下了车,俩人来到近前,李牧给李世民和长孙皇后见了礼,李世民又道:“今日事了,明日你便要来崇文馆读书了。承乾和青雀也在崇文馆读书,你是他们的兄长,当以身作则,好好跟师傅们学习圣人的微言大义。”

    李承乾一听,差点没乐出声来,幸灾乐祸道:“明天是孔师傅的课,一讲就是三个时辰,多准备几个垫子,不然屁股受不住。”

    “承乾!”李世民竖起了眉毛,李承乾立刻老实了下来,不敢说话了。

    李牧却听出了点门道,小声问道:“陛下,不知这孔师傅……”

    这回轮到李世民幸灾乐祸了:“正是孔颖达。”

    “……”

    李牧瞬间非常尴尬,道:“陛下,臣觉得不考状元好像也行,臣打赌输了,明天就给魏征送钱去。”

    “不行!”李世民板着脸道:“大丈夫言出必践,朕劝过你了,你不听,现在没有回头路了,明日给朕去崇文馆念书,不去就是抗旨!”

    “唉……”李牧长叹了口气,他往李世民身后看了眼,问道:“太上皇怎么没一起过来?”

    “东西还没收拾完,再有一个时辰差不多。”李世民抬头看了眼眼前的天上人间,这地方他还是第一次来,见这栋楼的模样制式,与长安城的建筑都不一样,也非常好奇,道:“这天上人间,可是你的设计?”

    李牧赶紧道:“臣不敢居功,臣只是提了一点建议,具体的施工,乃是工部员外郎公孙康在掌握。公孙家乃是匠作世家,在建筑方面传承有序,诸多巧思让臣也是叹为观止。”

    李世民仔细看了看,道:“这楼,是四层么?”

    “是五层。”

    李承乾闻言,伸手去数,道:“一二三四,四层,哪里来的五层?你别骗人呀。”

    李牧笑道:“太子殿下,这第五层就在四层之上,只是范围要比下面四层小不少,站在地面往上看,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刚好看不见。其实若仔细观察可以发现,这五层楼,是一层比一层小一点的,只不过这第五层小得多了点。这样设计有两个考量,其一,便是要稳住重心,天上人间建筑庞大,若重心不稳,楼层一高便要倾斜。其二也是为了太上皇的安全着想,天上人间这座建筑,每一层高一丈五尺,四层达到六丈。又有特殊设计过的檐角,让飞爪等无着力之处,攀爬不得。因此太上皇住在第五层,是非常安全的。”

    李世民哼了一声,道:“想得够周到的,果然是你撺掇的父皇离宫!朕来问你,这楼大量使用木材建造,若是遇到了火情,该如何处理?”

    “五层设计有滑梯,一旦有危险,眨眼间便可从五层滑下来,但从地面,却是爬不上去。”

    “还有滑梯?”李承乾乐了,道:“我要去看看!”

    长孙皇后笑道:“逐鹿侯想得果然是周到。”

    李牧满脸正色,道:“太上皇的安危,就如同臣的性命……不,比臣的性命还要重要,臣岂敢有半点疏忽。滑梯只是保障太上皇安全的一个措施而已,在五层,类似的机关多达十五种,就算有刺客混到了太上皇身侧,想要行刺,也是万不可能!”

    “希望如你所说吧。”

    李世民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声,但李牧的话,却无疑让他放心不少。

    李牧引着李世民一家进来,在一楼就坐的人看到了李世民,纷纷起身想要行礼,李世民道:“今日朕也是客人,与诸位相同,不必拘礼,各自就坐吧。”

    众人这才作罢,但是看到李世民这一家子都来了,有人忍不住窃窃私语。

    李世民也不在乎,随着李牧登上了二楼。李牧解释了二楼的作用,李世民微微颔首,他是皇帝,自然是要更上一层楼的,但是上了楼梯,李世民却发现直接到了四楼,纳闷道:“为何直接到了四层,三层呢?”

    “三层是拍卖场,另有入口。”李牧解释了一下,又道:“陛下,这楼梯到了四层就算到顶了,若想去到五层,还要先下楼,走另一条路。”

    “麻烦!”李世民说着,就要转身下楼,他是定要去五层看一看的,不为别的,他得知道李渊以后会住在什么地方。

    东边上楼,西边下楼,李牧带着李世民一家子绕了一圈,来到了北边,进了一个屋子。屋子里有一个木笼,李牧打开笼门先钻了进去,示意李世民也进来。

    李世民皱眉道:“这又是什么东西,你怎可设置笼子在此?”

    “陛下,这是为了保护安全。”李牧从笼子里钻出来,指着笼子上方的粗缆,道:“陛下,此乃工部最优秀的工匠,用麻和铁线编织而成,为当世最坚韧的绳索。陛下再看,上面,这是臣设计的一个装置,名为滑轮。这滑轮上面一个,下面有一组,在旁边的屋子里。当人进入笼中,拽一下这根绳索,绳索黔东旁边屋子里的铃铛,就会有人听到,他们踩动踏板,拉动绳索即可把人升上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