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盈国际娱乐 > 其他小说 > 奥术起源 > 第四百三十七章 我们有的选吗?
    “耶鲁,坐下。?ranwe?n? w?w?w?.?r?a?n?w?ena`com”洛克族长冷声道,虽然他的语气依旧保持平静,但是他的目光暴露了他心中真正想法,并不像表现出来的这么平静。

    从法理上讲,永夜军领这么做,并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从人情角度,他们这么做,明显有失厚道。

    过河拆桥算不上,这么做的真正目的,还是逼断崖氏族就范,跟着他们步调走。

    其实老爹洛克心里明白,肯塔纳野蛮人这种入侵情况一日不改变,这种可能性就随时都会发生。

    只是没有想到肖恩这一次如此果决,直接强行逼宫,根本不给他回旋余地。

    人熊耶鲁闷声一声,就这么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也不说话,一副我就是不肯低头服软的架势。

    “耶鲁,给我坐下。”老爹洛克砰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数十公分厚,数十吨重的实木橡木桌,当场出现了一道裂纹不说,桌子上面的茶杯,更是欢快的跳起舞蹈。

    好在能够坐进这间会议室的,就没一个善茬,反应速度一顶一的,第一时间将自己的茶杯给护了起来。

    至于洛克族长这么大火气,究竟是冲着人熊耶鲁去的?还是借题发挥,那就不得而知,反正在场的人,全当成了前者,眼观鼻,鼻观心,沉心静气,不温不火。

    包括那些心中感触丛生的鳄族人高层们,他们对洛克族长和耶鲁将军的心情,感同身受,因为不久前,他们亲自经历过。

    里面除了无奈还有悲哀,那种五味杂陈的滋味,很难用言语描述清楚。

    除此之外,他们还有着一丝兴奋和庆幸。

    因为他们现在也是永夜军领的人,既然上了这条船了,自然希望这条船越变越大,越来越强,他们在这上面也就越安全,被人吞并不好受,但是吞并别人,却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情。

    庆幸的是,他们是自己做出了选择,没有等到永夜军领逼宫,否则他们就要面对现在的局面了。

    眼见洛克族长大动肝火了,人熊耶鲁还是不情不愿的坐了下来,他也知道自己这种小孩子赌气般做法,解决不了任何事情。

    他可是在永夜军领以战俘、雇佣兵双重身份呆过一段时间,知道肖恩在永夜军领的话语权究竟有多重,要是其他几位主力参谋长或者将军出声,他们或许还有改变的可能性,一旦肖恩出声,这件事情基本就是板上钉钉。

    名义上,所有将军联合起来,有否决肖恩决定的权力,实际上,这种情况从未出现,更别指望他们会为断崖氏族出头,这些好战分子早巴不得吞并断崖氏族。

    等到人熊耶鲁坐下之后,洛克族长也缓缓的坐下来,望着肖恩道:“这件事情既然已经摊开说了,领主大人就不要藏着掖着,你们明知道离开你们援助,我们连半年时间都扛不住,你们准备怎么处置我们?还是准备眼睁睁看着我们被吞奴役?”

    “族长大人言重了,先不说咱们私交算是不错,就算是看妮可拉和她孩子的份上,我们也不能做这种残忍事情。”肖恩开门见山的道,“永夜军领的大门,永远都为断崖氏族开着,只要族长肯点头,你们可以立刻动身撤到遗迹堡垒群后面来。”

    这次不光人熊耶鲁怒火中烧了,就算洛克族长也情不自禁的皱起了眉头道:“领主大人,这是准备全面弃守东峦?”

    这种情况绝对是最糟糕的那一种。

    双方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就像当初的鳄族人长老议会一样,最让洛克族长对永夜军领心怀戒心的,就是他们的同化和洗脑能力。

    当初被永夜军领俘虏过的山地肯塔纳野蛮人,被交换释放回去后,记恨永夜军领的少之又少,相反很多对这里的生活念念不忘。

    对一群吃货来说,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填饱肚子,能够在这之上的,则使用无数美食填饱肚子。

    食物充足,并且盛产美食的永夜军领,对他们来说,自然是天堂一样的存在。

    相比起拜伦人,安迪斯人是小种族。

    但是相比起安迪斯人,山地肯塔纳野蛮人更是小种族中的小种族。

    十万族中,扔进他们的领地中,连个水漂都打不出来,就被他们吃干抹净。

    若是继续待在安迪斯山脉东峦,他们还有保持种族独立性的可能。

    一旦全员撤入永夜军领,这种可能就是奢望。

    “东峦无险可守,也没有特殊产出,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放弃并不可惜。”肖恩点点头道,“古安迪斯帝国的遗迹堡垒群,当初就是古安迪斯人为肯塔纳野蛮人准备的最后一道防线,无论是地形还是城堡,都是专门挑选和建造的,我们在修复的过程中,不光进一步完善了城防设施,还增加了大量守城器械,到时候只需要抽调你们现在三分之一的兵力,就能将这里守的固若金汤。

    而且你们先前已经分析了肯塔纳野蛮人入侵的原因,他们是为了赢取自己的生存空间,不得不南下,东峦面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足够他们消化一两年,这足够咱们将领地中其他的不安分因素清理掉,能够抽调所有的机动兵力,到时候是守是攻,就是咱们说了算了。

    说不定那个时候,肯塔纳冰原那边气候恢复正常了,咱们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将东峦收回来,何乐不为?

    有位先贤说的好,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结存。”

    “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结存!这句话说得好,只是不知道哪位先贤说的话,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句话?”班希伯来参谋长十分赞同的道。

    “哪位先贤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有道理。”肖恩心中一阵吐槽,和读书多,尤其是较真而又读书多的人打交道就是麻烦,好不容易吊句书袋,还得被人追问来历。

    这种策略的好,是完全站在永夜军领的角度考虑,站在断崖氏族一边,那就有点难受了。

    存人失地人地结存,是不假,不过那个时候人不再是断崖氏族人,地也不再是断崖氏族的地,一切都变成永夜军领的了。

    那个时候,他们还指望永夜军领好心的让他们独立不成?

    但是他们,有的选吗?

    经过短暂的思想斗争后,洛克族长艰难的开口道:“若是我们全族撤到永夜军领的话,领主大人准备如何处置我们?”

    “族长……”

    “闭嘴,从现在开始,你要么闭嘴,要么滚出去。”洛克族长失态的咆哮道。

    人熊耶鲁闷哼一声,不再说,也没有起身离开,刚刚洛克族长的那声怒吼让他明白,这一刻,心中最难受的,应该是老爹洛克,他素来为了氏族延续不惜一切。

    当初为了氏族他选择与永夜军领联姻,将自己最心爱的女儿嫁了出来,没想到到头来,一切依旧成空,不得不面对氏族被人吞并拆散的局面。

    自己的质疑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只是在不停的往他的伤口上撒盐。

    与其让他一个人承担,不如两个人一起承担。

    “抱歉,是我失态了。”洛克族长长吸了一口气,转头对肖恩道,“领主大人,我们继续吧。”

    肖恩并没有说什么感同身受的安慰话,因为这么做只会让自己显的十分虚伪,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尽快完事,当他们接受现实的时候,这些负面情绪就会成为过去式。

    肖恩等到他的心情略微平复了一下,回答道:“我们的初步计划是,断崖氏族撤入永夜军领后,依旧可以保持一到三个满编军团编制,要是人手充足的话,甚至可以组成永夜军领的第三支集团军,依旧由两位作为统帅。

    其他族人就要打散,进行分散安置了,到时候他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跟其他领民进行混居,另一个就是选择大山中建立新的居住区,依旧保持原有的半耕半狩猎生活,狩猎范围比东峦,只大不小。

    有一点可以放心,无论选择哪一种,我们都会制定妥善的安置计划,这个两位可以全程参与,但凡其中有一丝不公,皆可直接找我理论,我们的理念永远不会变,自凡是我们永夜军领的领民,不管出身、不管肤色、不管言语、不管种族,我们都将一视同仁,不知道族长意下如何?”

    “我们还有的选择吗?”洛克族长反问道。

    肖恩沉默了数秒钟,摇摇头道:“没有!”

    “这不就得了!”洛克族长赌气的回了一句。

    肖恩毫不气恼的站起身,郑重其事的对洛克族长道:“相信我,洛克族长,你以后绝对不会后悔今天做出来的决定,我曾经对鳄族人承诺过,无论任何种族,只要是我们的领民,我们都会一视同仁,但是每个种族的名称和习俗依旧保留,我们予以尊重,我们只是以更紧密的方式团结到一起,共同抵抗强大敌人,创造更美好的家园,这一点我也向洛克族长承诺。

    我的梦想也从不曾变过,今天再说一遍,与大家共勉,我梦想我统治下的所有领民,老有所养,少有所依,入有瓦遮顶,出有衣弊体,病有药可医,饿有粮果腹。

    过去如此,今天如此,未来亦如此,我的毕生将会为这个目标而奋斗,但是单凭我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这个宏伟目标的,不知道有没有幸邀请在座诸位加入,为了这个目标一起努力?”

    “我加入!”

    “我加入!”

    “我加入!”

    肖恩的话音刚落,便一连串的响应声响起,一个比一个激昂。

    这种宏伟的目标和梦想,让永夜军领的年轻军官,一个个热血沸腾,感觉自己都快燃烧起来。

    就连不是第一次听肖恩这种演讲的四位鳄族人大长老,依旧会被打动感染,让他们在关键时刻倒戈向年轻改革派,给鳄族人长老议会致命一击,这个梦想在他们做决定的时候,起了很大的份量,他们真的很想看看这种梦想实现后的情形。

    更别说本身就是肖恩忠实拥护者的,他们是第一次听肖恩谈及自己对未来的规划和想法。

    肖恩本身是一个崇尚做多过于说的人,很多心思总喜欢藏在内心最深处,轻易不愿意与人分享。

    作为普通人来说,这是一种美德,但是作为一名领主,作为一名统治者,不见的是一件好事。

    因为这让那些跟随他的人,找不到奋斗目标。

    演讲是一名合格统治者的必备技能,这个肖恩依旧在学习中。

    但是平时总是沉闷,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猛不丁的来一下,听起来特带感,也特有激励作用。

    就连素来比较深沉的班希伯来,呼吸明显也变的急促了许多,显示他的内心并不平静,在某一点上,他与洛克老爹很相似,是不折不扣的爱族者,为了种族整体利益,不惜舍弃个人利益。

    但是与肖恩的梦想相比,他的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

    永夜军领的人,陆陆续续的都站起来表态了,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断崖氏族洛克族长和耶鲁将军身上。

    长长吐了一口气,洛克族长缓缓的站起身道:“我加入。”

    犹豫、痛苦、绝望……各种复杂情绪在耶鲁将军的脸上闪过,最终也跟着站了起来,涩声道:“我也加入。”

    “欢迎你们,洛克族长,耶鲁将军,有了你们的加入,永夜军领的势力将会更上一个台阶。”肖恩主动走上前去,每人给了他们一个熊抱,至于他们的脸上的纠结,直接无视。

    自己已经将他们逼的整个族都卖了,还不允许他们痛苦难过?

    这种伤痛会随着时间推移一点一点的抹平不说,等他们加入永夜军领便会发现,外面的世界超乎想象的大,还有更辽阔的土地等待着他们去征服,还有更伟大目标去实现,还有更美好生活等待着他们,到时候他们就没时间痛苦和纠结了。

    这一点永夜军领已经轻车熟路。

    看看永夜军领在座的高层便知道了,真正跟随肖恩起家的比例越来越小,大部分都是他们曾经的对手和敌人。

    先是埃里克森将军,比起整个雅各布江古河道,巴士底不过是上面的一座小小城堡。

    后是班希伯来参谋长、布莱恩参谋长、泰戈尔将军,比起整个安迪斯山脉,比起绝望沼泽,他们以前争夺的那点利益,似乎又有点拿不上台面,现在谁还记得城寨联盟,谁还记得三洞城,谁还记得四水寨。

    绝望沼泽的四位大长老和那些年轻将军们,再加上断崖氏族的两位首领,当他们跟随永夜军领这辆战车,向着更宏伟目标进发的时候,必然也会产生类似感觉。

    他们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肖恩坚信这一点。

    “断崖氏族全面撤退的事情,不是一撮而就的,等实行的时候,咱们再开专题会议进行探讨,今天就不在这里继续讨论了。”重新落座后,肖恩开口道,即给给洛克族长和耶鲁将军接受的缓冲时间,也给自己准备时间。

    断崖氏族的人口数量与鳄族人根本没有可比性,撤退起来相对简单,困难的是安置问题。

    相比起鳄族人,山地肯塔纳野蛮人与安迪斯人差异更大,无论是体型外貌,还是种族风俗,就连秉性都存在很大差异,对他们的融合,将会是永夜军领一个全新挑战。

    若是连这个种族也能改造融合好了,永夜军领在这一方面绝对会进入大师级水准,以后将会无所畏惧。

    再就是,这个种族是大胃王种族,饭量那可是个个都能顶四五个人的,想要喂饱他们,必须对他们进行合理安排才成。

    不再谈断崖氏族的事情后,军事会议的气氛明显缓和了很多。

    主力参谋长布莱恩抛出了一个全新议题:“领主大人,咱们永夜军领的大格局已经铺开了,领都问题是不是也该探讨探讨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