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盈国际娱乐 > 修真小说 > 三国之武魂通天 > 第四百六十四章商税
    秦不疑扫了下众人后坚决反对起来:“不可!”对这个提议,秦不疑坚决反对:“我曾有言,于事农者,永不加赋!此律不可改。火?然 ?文? ?  w?w?w?.?r a n?wena`com”

    听到秦不疑的话后,一旁的李儒立刻跳出来指责徐庶道:“摊丁入亩,士绅一体纳税制定后,已经是国策,不可更改,百姓的赋税已经核定,元直何必让百姓劳苦。”

    后世极难推行的摊丁入亩和士绅一体纳税,在秦不疑起家初就开始实行,倒是没有什么阻碍,当然这也得益于世家大族和豪族全都逃到了曹操、东吴和益州。

    李儒冷笑起来,他可不管什么正义道理,只要秦不疑说的就是对的,只要秦不疑认为是对的,那就是对的。

    相对于李儒的话语,贾逵则大怒对着李儒道:“民不加赋,这是主公的恩慈,只是洛阳制定的赋税实在太低。

    如今主公占据天下大半之地,治下百姓如今有近六百万户,三千万人口。

    每年收入的税赋接近七千万石,但税收任然是三十税一,如今家家有余粮,户户有资材。

    而我们每年开凿河渠,建设长城,修筑驰道,建造黄金机甲和傀儡却,接纳胡人,对他们进行安置,这些总共需要一亿石。

    除了这些外,我们用常驻大军二十万,分别驻守在各地,每年耗费五百万石,对士兵的安抚,战死士兵家属的抚恤,精兵额外的分发,以及每次战斗的赏赐,总共花费了一千万石。

    除此之外,天下官吏,国人的薪资,以及各地郡县的差役、文吏、县令、郡守、大小军官。全都是要付给薪资的。

    薪俸之外,置办兵器、甲胄、药材、战船、战马,才是真正花费的大头,而且半点都省不得,还要为战争预留军粮。

    既要免徭薄赋,又要备雄军争霸天下,抗衡域外神魔,这本就是矛盾的两件事,所以徐尚书请求加赋乃是国之大事。

    若再不加赋,官员的薪酬都将是一个大问题。”

    李儒看了下贾逵冷冷道:“我们除了民赋外,茶叶的分店几乎开到了天下各个州县,每年可以得到三千万石利润,专卖盐、铁,纸张、玻璃瓷器等,收入也巨大,官府每年收入足以支付这些。”

    两人争论的时候,徐庶思忖了下道:“既然无法开源,不如节流,主公是否可以减地方兵马的薪俸?增加百姓徭役,不再实行有偿服役,同时减少对胡人安置的费用。

    尤其是当下涌入的胡人有数十万,若是将他们待遇减低,足以节省出一大笔钱财。”

    徐庶的话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很多涌入进来的胡人只是奴隶身份,有的甚至还没有公民的身份,但是每日三餐稳定,衣食无忧。

    这已经是一种格外的恩赐了。

    不过沮授却率先反对起来:“先厚而后薄,必然招致胡人和百姓的怨恨,不可。”

    秦不疑也点了下头:“治下之民,既不加赋,亦不许有强征徭役!

    只要说我言语,穿我服饰,尊我礼仪,书我之字,便是我华夏之名,我皆一视同仁,胡人既然南下,便给予他们机会。”

    秦不疑说完后,楼班水北和去卑立刻出列拜伏在地:“主公恩赐,草原百姓必永记于心。”

    秦不疑挥了挥手,让他们回列,目光看了下甄尧。

    这甄尧立刻会意,走出来笑道:“诸位大人不必争论,既然民不加赋,我们可以从其他地方开源。”

    甄尧的话引起了众人的在意,目光都望向他,沮授等人愣了下后,心中忽然明白,这是主公要推动新的制度,一时间也都默然不语。

    甄尧缓缓道:“诸位大人,如今除了百姓外,商业已经繁荣起来。

    如今光洛阳城之内商铺就已经有近五千家,并州、冀州、关中、共有商铺二十三万多。

    从曹操,东吴和益州进入洛阳的商队多如牛毛。

    我们可以向从事商业活动的人征收商税,解决目前的财政问题。”

    甄尧的话一出口,大殿内顿时议论纷纷,很多大臣都让家人开设商铺,如今一征收商税,必然利益受损,一些人就面露难色。

    但是他们也明白这是主公的意思,如今主公宠幸甄姬,这甄尧可谓是外戚。

    徐庶愣了下后问道:“商税?征关税?车船税?或仿武帝发缗钱令?”

    徐庶有些疑惑,其实关税,车船税已经在征收,只是并不大。

    关税就是在关卡、要道上征收的税收,开始设立时不很多,都不计入国家收入的,只要能供给守关吏、士卒等衣食消耗就行。

    到吏治混乱后越来越重,很多时候都要视守关官员心情而定,多数在货物价值的二成左右;

    车船税是征收商家车、超过五丈长商船的税收;

    汉武帝的缗钱令是按照商人、手工业者的富裕程度按比例征收,很多人为此匿藏家产,后被告抄家。

    甄尧看了下秦不疑,挺了挺胸膛,上前道:“执行的商税有别于以往的税收。

    日后在曹操、东吴和益州交接处设置关卡,统一征收关税,就如同之前的一样,在重要路段设置车马税。

    除此之外,行商坐贾,皆由官府按时给赐小票若干,由商贾自书售价于上,每售货于一人,购者盖印章于小票之上。官府每月收归小票,按其售价十税一。”

    沮授蹙眉看着甄尧道:“此法甚善,只是必会有人防制小票,需要以秘法炼制。”

    甄尧缓缓道:“并不需要这么麻烦。小票留存根,可以编号,同时广宣于民,若有商家没有使用此票,举报核实后,对其重罚。”

    甄尧说完后,众人脸色露出一丝喜色,这倒是个好办法。

    因为这样的商税不算重,累积起来收入又很可观。

    秦不疑看了下甄尧道:“甄尧此法大善,便以此法推行,除此之外,日后付给官吏和士兵的薪俸不在以钱粮各半发放,只付给新的五铢钱和白银。”

    汉时的薪资大多是付给粮食,或者一半粮食一半金银,如今全部折给钱财,就可以一定程度上促进商业的繁荣。

    而且自己已经制定了新的五铢钱,借助治所发达的商业推动新的五铢钱,借以剥夺各方的利益。

    李儒眼睛一转,嗅出了一丝味道,上前道:“此法甚好,可以征收富硕,而不加赋与百姓。

    不过商税繁琐,又要和各方打交道,不如再建一部衙?”

    秦不疑眯眼看了下李儒,又望向甄尧,想要知晓这甄尧是不是和李儒勾结在一起,竟然知晓自己的打算。

    甄尧微微惶恐摇头。

    秦不疑轻轻咳嗽了下道:“甚善,既然甄尧提出此事,便由他组建商部,专司税收。”

    甄尧大喜,众人则面面相觑,许多人也明白绕了一大圈,主公就是为了建立商部,提拔甄家。

    不过沮授、徐庶、李儒和贾逵等人隐隐察觉到主公现在积蓄财力,收拢粮食,怕是要为大战做准备。

    当年武帝征伐匈奴的时候,便曾经大举收拢钱财,为征伐匈奴奠定了财力。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