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盈国际娱乐 > 言情小说 > 娇妻高高在上 > 第438章 昨晚上没伺候好你,这会儿又闹脾气?
    唐映昨天一气之下,将手机背景又换成了自家宝贝儿子跟女儿。?火然文???  w?w?w?.?ranwenA`com

    姬厉行这会儿看见,不乐意了,又打算给她换过来。

    不知怎么的,不经意的翻到了唐映的一段手机录音。

    录音的时间还在昨天下午,差不多有个两三分钟。

    估算下时间,差不多是昨天唐映被那三个女生堵在厕所里。

    点开了放了一遍,男人的面色逐渐铁青。

    他还在想昨天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情了,答案都在这儿。

    这三个女生的对话,远远比唐映口中的轻描淡写恶劣多了。

    本来想看在唐映的面上放过她们三个人,现在可没那么容易。

    **********

    回去之后,姬厉行开始变的忙碌起来。

    每天早出晚归的,也不知道干嘛去了。

    唐映整日在家带孩子,实在是无聊,好在秦慕经常带着娃过来一起聊天,说说笑笑,时光过得倒是挺快。

    “对了,你知道姬厉行最近他们在干嘛吗?”

    唐映摇头,“怎么了?”

    “我听说他们最近天天晚上都在九号公馆呢!”秦慕说起来一肚子气,“昨天晚上一身酒气回来,凭什么他们几个人可以喝酒,我们就不能喝酒了!”

    唐映暗暗的叹气,“他们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忙吧!”

    “呸,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是得在那种地方聊的,我看他们分明就是去喝酒找女人的!”

    在秦慕的印象中,九号公馆就是个工人吃喝玩乐的地方,哪有什么正经事可谈。

    就算是有事情,肯定也是那种见不得光的事情。

    唐映可不是这么想,她知道的行情永远要比秦慕多得多。

    那地方虽然算不上什么好地方,里面肮脏的交易也多,但同时更有各路的达官贵人愿意去到那边做各种交易。

    九号公馆的保密性工作做得很好,所有的人都是经过严格培训的,在那边的人不怕自己的秘密被泄露出去。

    姬厉行跟晏黎书在一块儿讨论的事情,应该就是旁人不能得知的!

    “那你有闻到他们身上有女人味?”

    “要是有,你觉得我会安静的坐在这儿跟你聊天?”秦慕扬了扬细眉,“我早拉着你去捉奸了!”

    唐映汗颜,“能别用捉奸这两个字么!”

    也是,按照秦慕这闹腾的性子,但凡是晏黎书身上有一点点的女人味,早就追过去查看个究竟了。

    秦慕正想问为什么,一旁正在玩游戏的晚晚扭过头来,“妈妈,捉奸是什么意思啊!”

    唐映向秦慕投过去一个你懂的眼神,秦慕立即会意,不能在小孩子面前随便说话。

    今天姬厉行倒是回来的早了,何书真刚准备好晚饭,人就进来了。

    晏黎书跟在后面进来,大概是知道秦慕也在这里。

    唐映朝秦慕使了个眼色,秦慕假装没看见,故意的扭过头去跟儿子讲话。

    晏黎书走到她的身边,“昨晚上没伺候好你,这会儿又闹脾气?”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秦慕差点没被晏黎书的话给吓死,连忙一个转身,小声的斥他,“你胡说什么呀!”

    这种话很容易就让人误会的,唐映他们听了,指不定自己昨晚上跟晏黎书在一块儿多放纵呢!

    晏黎书抓住秦慕的小手,握在掌心中,“你不是颈椎疼,昨晚上硬是让我给你按摩?”

    “……”

    秦慕气结,原来他说的是这事!

    最近小儿子缠她缠的紧,秦慕抱了他一天,晚上又在书房里奋斗到大半夜,一直到晏黎书回来。

    学习是件很累人的事情,弄的她腰酸背痛。

    当时晏黎书满身酒气的凑过来,秦慕嘴上嫌弃他,但还是让他给自己按摩肩膀。

    谁知道这人手脚不老实,趁着给她按摩放松身体之下,占她的便宜。

    不然,她今天怎么会来跟唐映抱怨晏黎书喝酒这事。

    秦慕瞪圆了眼睛,晏黎书摸了摸她的嘴角,“一天不见,想我了嘛?”

    这句话,晏黎书是凑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的。

    这要不是在姬厉行家中,晏黎书早就丝毫不顾忌的吻上那殷红的小嘴儿。

    秦慕被男人说的头皮发麻,一个激灵,连忙将一旁正在跟晚晚说话的儿子拎过来,丢到晏黎书的怀中去,“你儿子想你了!”

    早早原本还在跟晚晚哥哥说话呢,一眨眼就看到了爸爸,欢喜的抱住晏黎书,“爸爸,你回来了!”

    相对于儿子的拥抱,晏黎书更想要的是秦慕的热情拥抱。

    不过看在是儿子的份上,他就勉强的抱一下吧。

    那头,晚晚也热情的朝姬厉行跑过去,想让爸爸抱抱自己。

    姬厉行径直走过去,连看都没看一眼小儿子,直接从唐映的手中抱过女儿,问道唐映,“今天央央听话吗?”

    小女儿有两个陪着一起玩,别提有多高兴了。

    唐映点点头,自己的衣角被儿子拽了下,小家伙仰着脑袋,“妈妈,爸爸他不抱我!”

    唐映捏了下姬厉行的手臂,示意他要雨露均沾,不然儿子会伤心的。

    这小子一天到晚的想着告他的状,还好意思主动要他抱抱。

    姬厉行虽然嫌弃,但还是敷衍的抱了下儿子,“行了!”

    晚晚从姬厉行的身上下来,蹭蹭蹭的跑到早早那边炫耀,“刚才我爸爸也抱我了!”

    早早快两周岁了,人小鬼大,学说话也很早,也很能说。

    晚晚一跟他攀比,早早就骄傲的说,“平常在家里,爸爸还给我骑大马呢!”

    晏黎书没料到儿子会说出这种丢人的事情,想捂住儿子的嘴,为时已晚。

    晚晚好奇的瞪大了眼珠子,“什么是骑大马啊?”

    “就是……”

    这还能细说,他的老脸还要不要了!

    晏黎书眼疾手快的捂住儿子的嘴巴,咳嗽两声,不想说话,目光尴尬的往周围看去。

    姬厉行跟唐映也是忍不住笑意,递过去一个调侃的眼神。

    秦慕笑了个仰倒,这老男人也有丢人的时候!

    晚晚不懂大家为什么都笑的这么奇怪,只是心里相当的羡慕早早弟弟。

    是兄弟,就得一起承受这份嘲笑。

    晏黎书本着拖姬厉行一起下水的想法,狐狸般坏笑的对晚晚解释,“你可以问你爸爸,骑大马可好玩了!”

    为了配合晏黎书的话很具有真实性,一旁的早早还用力的点点头,“真的很好玩!”

    虽然他不懂什么骑大马,可是他也想让爸爸给自己骑大马。

    于是小家伙口无遮拦的说,“我也要爸爸给我骑大马!”

    姬厉行黑了一脸,唐映倒是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小孩子还是挺喜欢攀比的。

    尴尬的晏黎书也是忍不住的朝姬厉行丢过去一个不用感谢我的眼神!

    姬厉行的脸更黑了,分分钟想剁了晏黎书这小子。

    **********

    晚晚是个执着的人,这一点很像姬厉行。

    晚上,晏黎书带着老婆孩子回去了,晚晚就迫不及待的跑到姬厉行的跟前,大声的嚷嚷道,“爸爸,我想要骑大马!”

    姬厉行这会儿正逮着时间调戏自家老婆呢,哪有时间跟小儿子瞎胡闹,“一边去,别打扰我们!”

    “哼!”

    晚晚丝毫不泄气,他今天是一定要知道骑大马是什么感觉的。

    姬厉行这边说不通,晚晚就拽着唐映的袖子,“妈妈,我想骑大马!”

    小家伙卖萌的看着唐映,很容易就让人心软的。

    唐映才被大的缠的烦了,这小的又来缠自己。

    让姬厉行做那种事情,这几乎不大可能啊!

    晚晚拽着她的袖子不停的摇晃,可怜巴巴的,“妈妈,我也想要!”

    唐映汗滴滴的往晏黎书身上看过去,后者给她一个想都别想的眼神。

    吞了吞口水,“儿子,要不你换个其他的要求吧?”

    “我不,我就要骑大马!”晚晚倔强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非要嚷嚷着骑大马。

    早早弟弟都骑过大马了,他不能落下的!

    唐映听得头痛,只好去找姬厉行,用试探性的语气问道,“要不,你就给儿子骑一次?”

    好歹也让儿子感受一下那种感觉吗!

    姬厉行阴沉沉的眼神落在她的脸上,手指卷着她的长发把玩着,“给你骑多少次都行,但是这小子不行!”

    晚晚一听,更加不乐意了,妈妈也骑过大马的,为什么他没有!

    “妈妈,我要!”

    唐映呸了一声,“你就不能正经点?”

    “相信我,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我已经很正经了!”

    姬厉行一脸真诚的望着他,黑幽深邃的眼眸望进唐映的心底,那眼底的**一眼看穿,不由得令唐映本能的打了个哆嗦。

    “儿子难得求你一次,你这个当父亲的,就不能满足下他的心愿吗?”

    “不能!”

    一点当爸爸的样子,都没有!

    唐映实在是没有办法了,“那你到底要怎么样,才给他骑大马呀!”

    要怎么样?

    姬厉行原本是真的没想什么,毕竟给儿子骑大马这种事情还是挺丢人的。

    但是唐映忽然用这种娇嗔的语气跟眼神,他就有些忍受不住了。

    指腹压在她脖子上的动脉,紧了紧,“我的要求,你还不知道吗?”

    色狼!

    姬厉行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想要他给儿子骑大马,唐映就得他给他相应的报酬。

    讲真,唐映根本吃不消姬厉行的卖力,可是自家儿子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压根舍不得拒绝他。

    咬了咬牙,就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让儿子失望。

    唐映低声的说道,“就这一次!”

    “不行,我说了算,什么时候我尽兴了,就放过你!”

    “……”

    唐映募地睁大了眼睛,这个得寸进尺的男人。

    唐映要是不点头答应,儿子骑大马的冤枉就落空了。

    “行!”唐映一个狠心,一咬牙就同意了。

    姬厉行满意的亲了亲她的嘴角,“乖,先去洗澡,我一会儿去找你!”

    只要唐映讲信用,姬厉行答应的事情也自然能做到。

    姬厉行拎着儿子回了房间,小家伙以为爸爸是去教训他的,连忙向妈妈求救。

    他不要跟爸爸进去,爸爸的表情好凶啊,像个大灰狼。

    进了房间,小家伙紧紧的靠在门板上,“爸爸,你不要……”

    “不是要骑大马么,我满足你了!”

    晚晚也跟着惊讶了,很是好奇妈妈究竟对爸爸说了什么,让爸爸改变了主意。

    不管怎么样,晚晚还是很心动,慢吞吞的靠近姬厉行,“怎么骑大马啊!”

    **********

    姬厉行伺候完儿子,回到卧室,唐映还在洗澡。

    听着那哗哗的流水声,他顿时心痒难耐,很想进去与美人共浴。

    但又一想到唐映方才答应自己的事情,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轻笑一声,今晚长夜漫漫,不急在这一时。

    姬厉行想到了前两天在找衣服时,从衣柜深处翻到的唐映的内衣。

    那是一套崭新的情趣内衣,不知道唐映什么时候买的,反正她还没有在自己的面前穿过。

    不如趁着今晚这个好机会,让唐映穿上试试?

    唐映洗完澡出来,穿着中规中矩的睡衣,脸颊上是被水蒸气蒸的红通通的。

    不知为何,姬厉行此刻看她的眼神十分的吓人,仿佛要吃人一般。

    唐映被他看的面红耳赤,心跳飞快,害羞的低下头。

    “我洗好了,你进去吧!”

    她让开身子,示意姬厉行赶紧进去洗澡。

    “不急。”

    姬厉行扫视着唐映的睡衣,对她这套遮的严严实实的睡衣相当的不满意。

    那炽热的视线恨不得变成x光射线,能洞穿唐映的身体。

    藏在背后的情趣内衣被他用力的捏住,手心微微发热,喉咙也跟着痒了起来,“先把这个穿上,让我看看?”

    穿什么?

    唐映茫然的抬起头,看见姬厉行手指上勾着的内衣,脸颊更是滚烫起来。

    这、这男人,什么时候将她买的睡衣拿出来的!

    她明明有藏在衣柜的最深处的!

    心口狠狠一震,唐映吞了吞口水,“你这是从哪儿来的!”

    打死她,也不愿意承认这是自己买的。

    “从衣柜里找到的,难道不是你买的?”

    这小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估计早就想着法子来勾引自个儿了吧。

    “我、我没!”

    唐映平时撒谎,是脸不红心不跳的。

    可是现在,她连看一眼都觉得心慌意乱,更别提是撒谎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