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盈国际娱乐 > 其他小说 > 地球求生指南 > 326、来,给你看个宝贝。
    再次走回房间,那个女孩子正坐在沙发上翻阅着杂志,一脸高冷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是待舔的女神。?千盈国际娱乐???? ?? ? w?ww.ranwena`com

    怎么说呢,这个姑娘的曲线和身材还是可以的,长相也过得去,吊眼梢的样子颇为妩媚,但谷涛很挑食的,他虽然有那么点点渣,但绝对不当舔狗,这个母外星人一脸“快来舔我”的表情,让谷涛实在提不起兴趣。

    “你好。”谷涛走过来坐在两米之外的椅子上,端起自己的咖啡喝了一口:“这次来这里是有些事情想跟你接洽一下。”

    “嘁,秘法学。”

    小姑娘张嘴就是不屑的样子,这让谷涛感觉气氛有些尴尬,甚至想召唤辛晨过来把她日了。

    “作为更高级文明,难道不是应该对其他文明具有更高的包容吗?”

    这可不是谷涛说的,而是旁边的郝洋说的,他显然是基地那些会飞的怪物的狂热粉丝,一听这个小娘皮对秘法学的不屑,他整个人就炸裂了,根本不等谷涛发话就擅作主张了。

    “只有落后的文明才会相信秘法,科技才是真正改变世界的东西。”

    其实理论上是这样的,但他们就不想想其实秘法学也是科学的一种吗?只是点科技树的方向不一样,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是可以解析秘法的,同理秘法到达一定程度也是可以介入自然科学领域。

    到底是低级文明啊,狂的很。

    “好了,我们不讨论这些问题了。”谷涛扬起手,笑着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一个盒子:“初次见面,我仅代表自己给你送上一份小礼物。”

    那个姑娘诧异的看了谷涛一眼,然后拿起盒子打开,接着她的眼神立刻就亮了起来,脸上也被盒子里的东西映出明亮的光,她抬头看了几眼谷涛又看了看那个盒子里的东西,嘴巴张了张,居然一时间不会说话了。

    “这是一种秘法结晶,说珍贵也不算珍贵,说平常倒也挺难得到。”

    这是个屁的秘法结晶,这就是飞船的废料和空气中的氮结合生成的一种能量结晶,一克反物质废料能合成两百公斤这样的废料结晶,它不具备放射性,但像电池一样能够吸收和释放能量,且结构十分稳定、电容庞大,一克这样的物质可以供一台中央空调运转超过三十天,而充能之后可以反复使用。

    当然,它还有个很特别的功能,那就是特别好看。水晶结晶状固体,核心处有一个反物质漩涡会根据地球自转而轻轻旋转,就像里面封着一个银河系似的。而不管它的结晶快有多大,里头都会有这样的漩涡并且无论怎么切割,这个漩涡都会存在。而在充满能之后,它还会释放出冷光,就像一个真正的宝石一样熠熠生辉。

    谷涛给她的这一块,大概有五十克重,是无人机基座的备用电池之一,而这样的东西,只要半人马发动机开车,一天能产生好几百公斤,所以说谷涛送了个垃圾给他们都不为过。

    但对于谷涛是垃圾,可对于还是使用聚变能源的低等文明来说,这简直就是个珍贵的未解之谜。

    “这是私人馈赠。”谷涛笑喝了口东西:“作为我的善意。”

    女孩子么,其实就是跟乌鸦一样,没有不喜欢这种亮闪闪的东西的,而且她肯定也感受到了这块电池里蕴含的能量,所以在谷涛说话的时候,她反复的把这块电池拿在手上把玩着,爱不释手的样子。

    “很好,我接受你的善意。”

    嘿,礼物就是好使,笑了笑了……

    谷涛靠在椅子上,轻轻按了一下椅子旁边的按钮,他的面前立刻展开了一张虚拟投影屏,这个动作让外星姑娘十分惊讶,她瞪着眼睛看着谷涛的动作,似乎他的熟练程度比自己还要高。

    “哦……是这样的,我是个技术员出身,看到圆形的东西就想按一按,这既合情理又合逻辑。”谷涛用手把虚拟投影折叠了几下,居然玩了起来:“那么,小姐。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我叫……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的名字。”

    谷涛笑着在虚拟屏上按了几下,上头显示出了许多文件,他点开一个之后看了几眼:“收割者古罗罗。”

    “你是谁!”

    这个名字十分奇怪的姑娘站起身,从腰上拿起一根圆柱体甩了一下,形成了一柄粒子刀指向了谷涛,面容严肃。

    “我说了啊。”谷涛摊开手:“我是秘法学的代表,来这里跟你们谈一下有关安全的问题并且还有关于规则约束的问题。”

    话音刚落,谷涛发动小邪神守护,屋子里的光线陡然暗淡了下来,就像身在幻境一般,而他的身后则出现了那只邪恶的大眼球,大眼球死死盯着古罗罗,没两秒钟她就被看得浑身发毛。

    虽然旁边的郝洋不是第一次看到谷涛使用能力,但却真的是第一次看到这个邪神之眼,他真的是被震撼住了,这带着浓浓克苏鲁文明体系的眼珠子,简直就是所有中二少年的终极梦想,郝洋虽然不是少年了,但他中二啊!

    “黑暗的火焰可以烧灼一切。”

    邪神之眼缓缓睁开,屋子里所有东西都被笼罩上了一层黑暗,包括古罗罗的玩具粒子剑都变得黯淡无光,而谷涛从始至终都只是翘着腿靠在椅子上,摆出一副慵懒的姿态。

    “文明之间的交流,如果依靠武器,那么科技存在的毫无意义,信奉黑暗森林法则的人是不能够存在于茫茫宇宙中的,战争是手段而和平是目的。”

    谷涛突然之间就出现在了古罗罗面前,缴了她的武器,燃烧着黑色火焰的手抚摸在她脸上,而他的台词不光中二而且还羞耻的批爆……

    可这样中二的谷涛在郝洋看来,那就是神啊……身后的守护神是上古神的眼睛、它代表着洞悉一切、身上的黑焰代表着人心底的**和挣扎、眼睛里冒出的湛蓝光火则是灵魂之力的溢出,此刻的谷涛俨然就是邪神的化身。

    邪佞但不凶恶的邪神、无助而茫然的少女,秘法与科学的碰撞。

    天呐!!!梦里的场景。

    古罗罗也愣住了,她仰起头看着近在咫尺,散发着浓郁邪恶气息的谷涛,想跑但身体却不停使唤,好像有什么东西入侵了她的意识一样,这让她感到无助,甚至闭上了眼睛,一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样子。

    但谷涛显然只是想吓唬一下,小邪神的能力会大幅度降低人类san值,他现在还不好掌握,使用过度的话,对方可能会出现焦虑、惶恐、惊惧甚至自闭的状况,最后可能导致自杀,所以差不多就得了。

    收回了邪神之眼,谷涛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房间里的光线瞬间就恢复了,而古罗罗的后背早已经被汗水浸透,她在发现自己可以动弹之后,惶恐的退后了几步,跌坐在了沙发上,她试图想要拉响警报,但却无法生出反抗的情绪,害怕警报响起的瞬间自己就被干掉了,在反抗和放弃的选择题中不断挣扎,甚至导致浑身颤抖。

    “糟糕,舰长。她的精神处于崩溃边缘,你用力过猛了。”

    萨塔尼亚的声音响起,让谷涛也发现了有点不对劲。

    “怎么处理?”

    “弄死她,然后一把火把房子给烧了。”萨塔尼亚认真的给出建议。

    “请你善良一点。”

    “好的,请取出左臂甲中的情绪药物多伦胺注射剂,给她注射三毫升。”

    谷涛摸索出了注射器,用最快的速度给这个姑娘注射了一针,很快她的状况就开始好转,呼吸也不再急促,恐惧被药物慢慢驱散,san值很快恢复了正常,她抬头看着谷涛,眼神复杂。

    “其实我是带着善意的,可是你拔刀了。”谷涛摊开手:“现在你相信秘法学并不是骗人的了吗,如果我要对你做什么,你等不到支援赶来。”

    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古罗罗刚才深切的感觉到了绝望,那种无奈让她深刻的了解到了自己的渺小。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平心静气的谈谈了吗?”

    古罗罗轻轻点头:“嗯……”

    “据我所知,你们是迷失的过客,你们以你们科技为傲,但根据相关安全协议,我现在给你看一下安全条例。”谷涛把一本白皮书推到她面前:“如果有异议随时提出来。”

    古罗罗拿起白皮书看了起来,上面详细的描述了他们拥有的权利和限制,限制包括但不限于不得以超越这个时代的科技能力牟利、不得启动地图级武器、不得让战舰出现在人口密集区、不得使用思维控制性装置、不得进行基因融合研究等等一百二十多条。

    “你可以把这个给你的长官看看。”谷涛的眼睛再次散发出莹莹蓝光:“如果他不同意,我将对你们整个舰队进行驱逐。”

    这是一个超高等文明对一个弟弟文明的警告,蒂法和萨塔尼亚可是心心念念的要摧毁他们舰队的,真要搞事情,那抱歉了,地球不再需要这帮人了。

    “我会带到……”古罗罗说话的语气都软了:“那么,还有什么事吗?”

    “我想看看你们的战斗装置。”

    古罗罗一愣:“这是保密的……”

    “难道看看我就能仿造了吗?”谷涛皱起眉头,语气加重:“嗯?”

    被恐惧只配的小姑娘站起身,咬着嘴唇满脸委屈:“好吧,请跟我来。”

    跟着这个有着翘屁股的小妞来到地下室的装备室,谷涛看到了笨重的作战机甲和多点脉冲步枪,这些装备在半人马母星都是博物馆装备,但在地球还是绝对的高科技。

    古罗罗站在一个陈列柜前对谷涛介绍道:“这是我们的单兵装置,分为两个部分,分别是固定穿戴装置和轻便穿戴装置。”

    说着,她按下开关,里头一个造型挺帅的一体化盔甲被运送了出来,她打开盔甲后开关整个人就钻了进去,在盔甲封闭之后,眼部装置闪烁几下之后就亮了起来。

    “好笨的装甲。”萨塔尼亚不屑的说:“这真的是垃圾呢。”

    谷涛能听见,但古罗罗却听不见,当她穿上盔甲的瞬间,身后突然弹出了一根长矛,她握住长矛就直接刺向了谷涛,而谷涛连躲都不躲只是打开了抗拒力场,然后看着悬停在半空的笨重机甲。

    “好玩吗?”

    谷涛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东西贴在了古罗罗的盔甲上,接着盔甲的内线就不受控制的熔断,转瞬这笨重的东西就失去了动力源,软趴趴的跪在了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这个东西的重量大概得有三四百公斤,失去动力源之后就是一个笨重的铁疙瘩,绝对不是像古罗罗这样一个娇小的女孩能够驾驭的,而因为密封的问题,在循环系统损坏之后,如果再不把她放出来,她可能要窒息而死了。

    谷涛摇摇头,手一甩,粒子切割装置就弹出了,就像切凉糕一样将这个落后的装甲给切开,然后把里头已经昏迷的古罗罗拎了出来,就像拎一只猫。

    “这不是班门弄斧么。”谷涛把她拎到客厅扔到沙发上,给她嘴里塞了一片制氧片:“真的是个傻乎乎的文明啊。”

    “舰长,她刚才试图攻击你,根据条例应该对她进行逮捕。”

    “萨塔尼亚。”

    “我在!”

    谷涛站在落地窗户前:“我不装了,摊牌了。给我接通他们总部,把我的声音信息传递过去,我要亲自跟他们的总指挥官对话。对了,给我的脸打马赛克。”

    “是!”

    “顺便他们的服务系统更名为王翠花并限定修改权限,就当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很快,外星战舰上所有的能源都被切断,系统全部失灵,武器系统则启动了绝对保险装置,动力系统自主启动,开始飞向一个无人的岛屿。

    而就在这个小编队慌乱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时,谷涛虚拟化的脸突然出现了他们所有的屏幕上。

    “虽然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打招呼,但还是跟你们问个好吧。”谷涛的声音也经过了处理:“这里是来自半人马第三高等星云的信息,你们好呀,低等的爬虫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