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盈国际娱乐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终极反派不在线 > 第534章,南岳,才疏学浅
    这边护院被拉的一个踉跄,好在宴席以后城主府的人都知道书房侧院住了一位抄书先生,貌似还挺受重用的,护院压着焦急的情绪急促道:“先生快撒手,前面出大事了。ranw?en w?w?w?.ranwen`com”

    “我知道出大事了,我是问出什么事了?”晨浩很想翻白眼,这么乱糟糟的傻子都知道是出事了。

    护院一拍额头说道:“城主遇刺,刚下令我等彻查城主府,不能放过一个可疑分子。”

    晨浩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刚找了个靠山,隔日就被人咔嚓了吧!想到这他语气也急切了几分问道:“城主现在如何?”

    “我也不知,只是收到管家的命令,先生松手,在下必须得去查那胆大的贼子。”护院再次提醒。

    晨浩讪讪收回手,立刻赶往城主所在处,一路过去到处都是护卫,不过都从他身边匆匆略过,并没有把他当贼子给抓了,哪个贼会穿一身白布衣,晨浩倒是不惊讶。

    待到了城主府的主院内,几间大房子灯火通明婉如白昼,看着一盆盆端出来的血水,晨浩心下更加沉重,他刚接近主院,立刻被四五把明晃晃的刀架在脖子上。

    “什么人!”为首护院大喝道。

    晨浩惊讶,还有不认识他的人,不过被刀子架在脖子上凉飕飕的,随时小命不保的感觉并不好,不过几经生死倒也不至于吓尿,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却尾音忍不住的抖:“在下是新来的抄书先生,听说城主大人出事了,现在如何了?”

    护院狐疑的上下打量晨浩,待见对方一副瘦骨嶙峋的模样,怎么看也不像刺客,心头的疑虑小了几分,不过刀子依旧架在晨浩脖子上没有移开半分。

    一滴冷汗从晨浩额角滑落,难道这样都不信?早知道讨要一件信物了,省的遇到不认识的人无法证明身份,好在屋子里出来了一个熟人。

    “你们做什么?”一个女声打破了剑拔弩张的气氛。

    护院的头头越众而出,弯腰禀报道:“启禀大小姐,抓到一个可疑人物。”

    “就是他?你们这群没用的废物。”红衣少女一皮鞭抽在领头护院脸上,不用这些人说她也一眼看到所谓的可疑人物。

    晨浩暗暗赞了一声,打的漂亮,明明是自己来探望城主的,到了这护院嘴中就成了自己抓的,活该被打,不过他可没忘记脖子上还驾着明晃晃的刀。

    “除了小鸡炖蘑菇,我还会做其他的美食,我不能死。”晨浩赶忙说道。

    红衣少女抬了抬下巴冲着晨浩吐出两个字:“废物。”

    就如初见,她也是这么毒舌的说自己没用,晨浩当然不会放在心上,当下最要紧的是保命,就见红衣少女随意挥了挥手,护卫自觉的收刀退后十步。

    晨浩下意识低头捂着胸口大喘气,刚才刀架在脖子上都不敢太用力呼吸,生怕一个不小心划破了脖子,突然觉得下巴一疼,原来是两只纤纤玉指捏住了他的下巴,强迫抬起头。

    “你还会做什么?”红衣少女如同调戏一样,居高临下俯视晨浩。

    若是换了其他饱读圣贤书的男人,一定会回答:我还会暖床,当然晨浩读不起书,所以他的回答是:“我、我还会做羊肉火锅。”

    “听说你识字,想来抄菜谱抄的多了,改日抄一本菜谱,我让人拿去研究。”红衣少女沉吟道。

    晨浩本来还会因为二人如此近的距离脸红一下,乍一听这恐怖的要求,脸刷一下苍白如纸,他结巴问道:“我能拒绝么?”

    “你试试。”少女扬了扬鞭子。

    晨浩突然觉得所谓的自由压根不存在的,这要如何完成老板的任务,总不能一辈子在这当厨子吧,看来还是得走为上策。

    “给我看好他,除了厨房和茅房,其他地方哪也不许去,若让我发现此人不见了,提头来见。”红衣少女冷冷丢下这句话离去。

    为首护院低头领命,仿佛已经习惯了大小姐的脾气,晨浩嘴角抽搐,能把厨房和茅房一起说的女人,真是心胸宽广,能一眼看穿他小伎俩的也说得上聪明伶俐,只是他一点也喜欢不起来,只想跑路。

    一家妓院内,云绝左拥右抱好不自在,这样逍遥的日子都多久没享受过了,他有时候甚至在想:要是那蠢货几十年都完成不了任务,老子就不用回去了,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而已。

    “云爷,要不再来一杯葡萄酒?”一个娇滴滴的声音说道。

    云绝合着眼任由两个妓女揉肩按摩,下意识答道:“行,再来一杯。”

    被一口一个云爷捧着,让他身为杀手的警惕降低了不是一点,直到一杯酒下肚感觉不对,这才猛的睁开眼,这才发现眼前站着一位黑袍少年和一个黄衣少女,刚才说话的显然就是这个笑的不怀好意的少女。

    云绝下意识左右看了看,两个妓女已经昏了过去,而他觉得腹痛如绞,他咬牙问道:“你们给我喝了什么?”

    “毒酒而已,我看你喝的很高兴呢,要不要再来一杯。”少女清脆动听的声音在云绝听来却如斯恐怖。

    云绝捂着肚子猫着腰,还不忘瞪着少女说道:“你就不怕主人怪罪私自下毒?”

    “其实这只是一杯普通的葡萄酒,只是被我参了一些小东西,比如虫子,还有一些其他的小东西,比如冥界之水...”灵鸢欢快的说着。

    是的,这两个人正是小黑龙和灵鸢,君竹本是派云绝来震慑晨浩,他那个性子是有些懦弱,有时候不逼一逼是不行的,云绝却如出笼的猫,玩的乐不思蜀,故而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灵鸢每说一句,云绝脸就铁青一分,奈何如何催吐也吐不出那一杯葡萄酒,心里也明白这一切都是主人默许的,不过这也太狠了。

    云绝伸手问道:“解药呢?”

    “既然是毒药,为什么要配解药,毒药的意义不就是置于死地么?”灵鸢看白痴一样瞥了云绝一眼。

    云绝就算是没中毒,也要被气晕,何况是真的中了毒,所以他双眼一翻晕了过去,灵鸢看了小黑龙一眼道:“没想到他这么胆小被吓晕了,你背他走吧。”

    “人是你吓晕的,为什么要我背?”小黑龙声音充满磁性的反问道,他已经是成年期,不再向以前一样声音稚嫩。

    灵鸢瞪着小黑龙,怒道:“那你跟来干什么?主人只要我来处理这件事,既然不帮忙就回去。”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