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盈国际娱乐 > 其他小说 > 快穿影后:金主他貌美如花 > 第一五零一章 恋爱游戏(十四)
    “有人在她死之前取走了她肚子里的孩子。r?anwen w?w?w?.?r?a?n?w?e?na?`c?o?m?”江盏面无表情道:“做成了小鬼,供养着。”

    温茶心头一跳,“你是说美容店在养古曼童?”

    古曼童是从t国传过来的东西,现在有许多明星和富商也喜欢养,供奉着一个古曼童,可以对它许愿,财富和美貌也唾手可得。

    虽然看起来路子邪,但富贵险中求,还是有人愿意以身试险。

    江盏摇摇头,“古曼童和养小鬼不同。”

    “古曼童如果供养的好,不仅不会不会反噬,还会保佑人越来越好,小鬼却不。”

    所谓的养小鬼,养出来的是一种邪物。

    “在婴孩刚成型,对外界有感知的时候,硬生生将它从母亲的肚子里挖出来伴随着母亲的死,再加上有心人的炼制,它心里会产生强烈的怨气。”

    这种怨气,也就是所谓的阴气。

    “越厉害的小鬼,就越是能助邪修成事。”

    说到这儿,江盏看向美容店老板的眼里带着淡淡的杀机。

    “之前从笔套里取出来的符纸,就有小鬼的气息。”

    所以他才会在树林里找到被困的钟思思,让她出来寻找自己的孩子。

    “你的意思是,有人利用小鬼敛财?”

    江盏看了她一眼,“你真的不记得钢笔的来历?”

    温茶仔细搜索了一下原主的记忆,发现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我也不知道,那天我们举办了宴会,进来的人几乎都带了礼物,上面又没写名字,我记不起来。”

    江盏不置可否,手掌一挥,一团黑色的怨气涌了出来,朝钟思思飘过去,拦在了钟思思面前,帮她抵挡美容店老板的攻击。

    看到那团怨气,美容店老板瞳孔猛然一缩,失声道:“怎么可能?”

    小鬼身上的怨气,都是她师傅炼制出来的,一般人怎么能操控?

    钟思思赤红着眼睛,冷笑一声:“你们这些黑心肝的东西,我就是魂飞魄散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想到自己的孩子被活生生挖出来制成小鬼,钟思思就恨不得撕了眼前的女人!

    嘴里发出一声愤怒的叫声,张嘴就朝美容店老板咬了下去!

    “啊!”美容店老板发出一声惨叫,直接被钟思思抓住了头发,活生生撕下一块面皮来。

    美容店老板没想到自己会失手,捂着脸凄厉的尖叫起来,鲜血一滴一滴的从她指缝流下来,看得人毛骨悚然。

    温茶不自觉的攥紧江盏的衣襟,江盏低头看了她一眼,“怕了?”

    温茶把头埋在他肩头,“当然怕了,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胆子大啊?”

    江盏抱紧她,嘲笑道:“以后还会遇到比这可怕数倍的场景,你岂不是次次都要怕?”

    温茶瞪他一眼,“解决了这次事件,你以后捉鬼不带我不行吗?”

    “不行,”江盏想也没想的说:“你是我的契约者,胆子这么小,说出去丢人。”

    温茶咬咬牙,“你除了会打击我,你还会做什么?”

    “我在打击你?”江盏嗤之以鼻,“我只是实话实说。”

    温茶:“……”没什么每次和他说话,都能把她气死?

    眼见钟思思把美容店老板生擒,江盏走到店门口,在美容店老板惊讶的眼神中,取出一张定身符打在了她身上。

    “你!你是谁?”美容店老板顶着半张血肉模糊的脸,惊惶的问道。

    即便江盏长得惊为天人,怀里还抱着个娇弱的小姑娘,她就算再迟钝,也知道今晚的事和眼前这个男人脱不了干系。

    江盏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目光在美容店里的指甲油和各种精油、化妆品上扫过。

    “小鬼不是你养的。”

    听到他说小鬼,美容店老板更加确定了他的身份,看着钟思思咬牙切齿道:“这个女鬼是你放出来的?”

    江盏的目光再次落到了她身上,并不回答她的话,“你在贩卖以小鬼怨气绘制的符纸。”

    他的语气格外平静,可正是这种云淡风轻的样子,才让人觉得他深不可测。

    美容店老板自知是遇到对手了,也不再遮遮掩掩,喉咙里发出一声冷笑,“是又如何?我卖符纸,是两厢情愿、银货两讫的事,识相的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江盏眼睛里划过一丝暗芒,“不远处中学里的学生,到你这儿买过符纸。”

    美容店女老板的眼神闪了闪,目光落到了他怀里的温茶身上,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符纸卖给谁,究竟用在谁身上,跟我没有半点干系,你要找就找那些买符纸的人去,找我有什么用?”

    “原来如此。”

    江盏手指一勾,符纸上的朱砂纹路变了位置,美容店老板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有无数的针从背后扎进胸腔里,当即痛的惨叫起来。

    鲜血从后背渗出来,瞬间就打湿了她的裙子,美容店老板只觉得内脏都移位了,喷出一口鲜血,像是一条濒临死亡的水蛇,瘫倒在地,不停的挣扎着身体,仿佛下一刻就要毙命。

    “我说……”她漂亮的指甲十根指甲,齐齐在地上抓断,喉咙里像是堵了口痰,艰难的喘着气,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温茶都以为她是羊癫疯犯了。

    “我说……”美容店老板再也没了方才的盛气,痛不欲生的看着江盏,心里在升不起半点侥幸,“心愿符的确是从我这儿卖出去的……但是不是我绘制的,我只负责收钱……”

    江盏显然也知道她没这个本事,抬手减轻了对美容店老板的压制,薄唇轻启吐出三个字,“心愿符?”

    “就是心愿符,”美容店老板满头大汗的趴在地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心愿符,就是之前那种符纸,一张符纸可以实现一个心愿,所以才叫心愿符。”

    江盏眼睛眯了起来,“继续。”

    “心愿符十分的灵验,经常会有人到我这儿来买,所以我就开了一家美容店,专门售卖符纸。”

    “我只售卖符纸,从来没有做过害人的事……”美容店的老板乞求的看着江盏,“我现在知道错了,以后也不会再贩卖这种符纸,你放了我,我可以把我账户里的钱全部给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