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盈国际娱乐 > 历史小说 > 诡三国 > 第1348章 经验
    经验。r?anwen w?w?w?.?r?a?n?w?e?na?`c?o?m?

    千万年的进化之中,最为犀利的条件反射,就是经验。

    虽然有时候会有什么经验主义害死人的说法,但是大多数情况之下,经验都是比较正面的,因为人类的老祖宗就是靠着经验一次次趋利避害,生存至今。

    徐庶几乎是瞬间判断出所谓的巴西太守投降是一个把戏,靠得就是经验。

    徐庶年龄也不比刘诞大多少,两个人都是接近四十岁,但是徐庶在军政上面经历过的事情就比刘诞多了不知道多少,自然更有经验。

    徐庶脱口而出之后,黄权也几乎是瞬间反应了过来,张则虽然慢了一些,但是有徐庶和黄权在前的提醒,也很快想明白了问题出在哪里,顿时也是色变。

    虽然张则和刘诞不怎么对付,尿不到一起,但是刘诞手下也没少汉中人,用的汉中的钱财,这些人和物,要是不明不白折损了,张则同样也是会感觉到心痛。

    当然,其实在张则心底,隐隐的还有一些莫名的欣喜。

    “这个刘益州!”张则愤怒的拍了一下桌案,说道,“贪功冒进!愚钝无能!若是累得汉中军民前功尽弃,自当该死!该死!”

    徐庶眼珠子转了一下,微微扫了一眼张则,便也不搭张则的话头,径直说道:“城中还有多少可用兵卒?可有钱粮储备?”

    黄权立刻拱手说道:“城中还有两千正卒,一千辅兵,当下正值农闲,若是抽调民夫劳役,亦有三千之数,可供差遣。”

    “善!”徐庶毫不客气,当然现在也不是客气的时候,径直下令道,“抽调一千正卒,五百辅兵,一千民夫,即刻准备粮草军资!某当令上庸黄将军,再多凑些兵卒粮饷,便出发前往巴西……二位,汉中后续粮饷供应,就有劳了……”

    张则和黄权连忙拱手应下,也是知道情况紧急,便告辞先下去准备事物去了。

    徐庶深深的皱着眉头,之前没有发现刘诞是冒进之人,怎么会在入川之后就如此的不谨慎呢?

    “但愿,能来得及……”徐庶站了起来,眉头紧皱,“若得进,某便领军而进,若不得进……唉,也只有退兵一途了……”

    巴西郡是什么地方?

    是早在刘焉时代,就成为了庞羲的自留地!大量的东川兵汇集在巴西,也是当年刘焉用来制约川蜀其他士族的重要据点!

    这样一块地方,会轻易投降?

    会在没有任何重大损失之前,就乖乖的将印绶名册全数拱手奉上?

    刘诞或许未必是糊涂,只不过人在急切的时候再加上了贪婪,就难免会被蒙蔽了双眼,就算是察觉了不对,也会用侥幸来安慰自己。说不定这一次会中奖呢?不试试怎么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一个人被坑或许是之少了一个人,或是一个家庭的钱财,但是一将无能,累死三军!

    徐庶现在就真的想将刘诞拖回来,抽十几个嘴巴子让他清醒清醒,但是现在急也没有用,还是要先汇集兵力再向前而进,能救多少就挽回多少,尽力而已。

    川蜀之地原本就是情况复杂,怎么能如此的轻率?

    如果万一导致兵卒受损,不仅许多前期准备的东西泡汤,更重要的是会影响到征西将军的整体战略,也会导致川蜀之地的刘璋更加的警惕,再想要进军川中,就未必能够有像现在这样的机会了……

    “这真是……”徐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

    机会就像是古董,有些价值连城,有些却是赝品,而这些赝品,在行家眼里是一眼假,但是在普通人心中却是真的不能再真。

    而在行家和肥羊之间,最重要的便是经验。

    就算是肥羊,被杀得多了,只要能活下来,依旧比新嫩的要好上不少。但是问题是,没有那一只肥羊在最开始的时候认为自己是肥羊的。

    刘诞和马恒之前都是和和气气的,但是在这一次上,或许确实是观点不同,或许是起初的胜利导致了性格上的膨胀,刘诞却在临晋巴西郡的汉昌县城的时候,和马恒发生了争执。

    马恒带领三千人日夜兼程,急行军五天的时间,抢占了巴山桃溪谷,夺了巴人山寨,控制了峡谷的进出两个路口。

    随后略作修正的马恒的等到了后续跟进的刘诞,并一起前出了巴山区域,开始向巴西郡内进发,一路之上连克三个山寨,直逼汉昌县城。

    汉昌的守军出动迎击了一次,但是挡不住刘诞和马恒的兵锋,稍一接触,便败退下去。

    汉昌之后便是阎中,若是阎中被攻下,不仅是占领了巴西郡的治所,也等于是打开了巴西往川中的通道。

    就在这个时候,刘诞接到了汉昌县城送来的求降书信,表示愿意投降,让刘诞给一些时间,宽限三日之后,便可以整理好县城的印绶典册等等,然后迎接刘诞进城云云。

    刘诞自然是大喜,旋即答应了汉昌县城的请求,收整兵卒,就等着准备接受城池了。但是马恒却觉得需要继续进攻。

    马恒认为,汉昌县城的人很有可能只是一个缓兵之计。毕竟他们从汉中出来,是行动在前,汉昌县城未必能快速反应过来,因此也未必能够积攒多少抵抗的兵力,这个从汉昌县城第一次出兵拦截就可以看得出来,汉昌的兵力素质很差。所以应该不管什么招降不招降,直接进兵最为合适。

    但是刘诞却有些不以为然。

    刘诞觉得,如今汉昌大势已去,既然如此,都是出来混的,也不可能有什么为自家小弟刘璋非要自己两肋插刀的家伙,再加上自己来川中,肯定是要以收复拉拢为主,要不然自己这样一个山寨一个山寨的,一个城池一个城池的攻打过去,要到成都要打倒什么时候?

    既然有人愿意投降,便要给一个姿态,就算是有可能是假的,也需要通过这个事情来告诉别人,他刘诞,是欢迎所有川中人弃暗投明改邪归正的……

    马恒还是不同意,他表示如果按照约定先等三天,不仅会拖慢整个大军行进的步伐,而且会让汉昌有机会喘息修整从容布置,而自己这一方远道而来,又失去了突然袭击的先手优势,因此实际上已经亏了,若是汉昌守军三天之后又反悔,岂不是白白损失了大好机会?而且说起来汉昌的守军也没有多少损失,是不是真的投降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刘诞对于马恒的质疑非常生气,质问马恒道:“治中此言差矣!即已约,便不可轻违。若吾等肆意毁约,便失信义,倘若如此,更有何人信服?有怎能取信于蜀中?”

    马恒耐着性子,好言相劝说道:“使君,汉中发兵至此,山路千转,沟堑百回,虽说连克三寨,进逼汉昌,然吾等粮草有限,不宜久战,当速取也。”

    刘诞不以为然的说道:“若以治中之意,应当如何?”

    “即可进军汉昌,兵抵城下,若其真降,便纳之……”马恒说道,“若其推脱,有意延误,便挥军取之!”

    “某当汝有何妙计……”刘诞淡淡笑了笑,指点了一下眼前的山寨说道,“此处屯有军中辎重,亦为军中之重,若汉昌有诈,待吾等兵出之时来袭,届时是继续攻城?亦或是退而援此?”

    马恒有些无言以对。

    因为从某种角度来说,刘诞说的这个情况也是有可能会发生的。之前马恒说的也是一种可能性,那么到了刘诞这里自然就不能否认刘诞所说的可能性。

    “故而,以不变应万变……”刘诞淡淡的说道,“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也。今于此处,待敌之可胜,何尝不可?”

    马恒觉得还是有些可惜,正待再讲,却被刘诞制止了,竖掌说道:“治中若是实在坚持,某便与治中一千兵卒就是,治中不妨领军先行!”

    “一千?”马恒愣了一下,叹了口气,只能是拱手告说了声“某遵令”,便告辞退下去点兵出发不提。

    其实马恒心中知道,如果真的汉昌有问题的话,这一千的兵卒能干些什么?疑兵?佯攻?但是刘诞当下毕竟是主帅,军令已下,若是再纠缠不休便多少有违抗军令之嫌,因此也就只能是如此了。

    刘诞看着马恒远去,心中也不免略有不满。他知道,包括马恒在内,甚至在汉中的张则等人都觉得刘诞他自己其实就是一个书生而已,并不太懂的军事上的东西,导致到了现在,马恒居然敢在中军帐当中质疑他的决定!

    要不是看在多少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刘诞哪能忍得下来!

    书生怎么了?没有领军经验又怎么了?

    班定远不也是书生?

    没关系,不用你们,我一样能做得漂漂亮亮的,让你们看看书生并非是什么都不懂,你们当成宝贵的那点经验,其实书里不是都有么?

    若是可以兵不血刃拿下汉昌,就等于是在进入巴西有了一个稳固的落脚点,而且对于心中装着整个的蜀中的刘诞来说,若是能够招降一批川中的兵卒,也等于是可以摆脱一些征西将军这边的控制。

    这一点,也是刘诞坚持,但是绝不能说出口的原因。

    这一次进军蜀中,便是刘诞心中的绝佳机会,一战成名,一句定鼎的机会。当年征西将军斐潜,也不过也是如此一步步到今天的地位的么?

    旁人既然可以,自己自然也行!

    刘诞踌躇满志,雄心万丈,仰望着天上云卷云舒,微微笑着,轻轻的念了一句:“……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君担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

    ………………………………

    刘诞领兵进川的消息,逼近了汉昌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严颜的面前。

    严颜是蜀中人,一辈子都在川中,对于川中的感情自然是比起什么东州人要好得多。他不喜欢东州人,也不喜欢刘焉,但是不得不说刘焉至少还不算过分,这些年朝堂动荡安不安,蜀中得享安宁,说完全没有刘焉的功劳,也说不过去。所以严颜对于刘璋继承刘焉的职位,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见,前提是刘璋别乱搞就行。

    所以当刘诞领兵前来的时候,严颜心中就及其不爽。

    狗日的仙人板板,当蜀中是块肉,那个龟孙都想要咬一口?川蜀之地是川蜀人的地盘,想过界来捞肉吃,有没有问过格老子?

    川中人习惯了爬山越岭,穿越山林,这两天刘诞的一举一动,其实严颜都了解的一清二楚,就连刘诞中军大帐是朝那个方向,严颜派出来的斥候都在山头上看得明明白白。

    更何况刘诞还在等着汉昌守军投降,根本就是宽心得很,简直就是毫无防备。

    严颜准备给刘诞一个教训。

    两兄弟近来打生打死,有没有问过川蜀人的意见?

    当成川蜀人全部都是摆设一般?

    亦或是觉得川蜀人都会逆来顺受?

    严颜手下的兵卒都是多年的老兵,这两天好好修整了一下,又敞开了肚皮猛吃了几顿,正憋着一股劲无处发泄,再加上刘璋听闻汉中来袭,更是崽卖爹田一般允诺下泼天一般的悬赏,所以这些兵卒一听说要跟随严颜去攻击刘诞,个个都是兴奋不已,一个个拍着胸脯,斗志昂扬。

    征西将军的部队又能怎样?

    这里不是关中,也不是汉中,这里是山岭沟堑遍布四野,树林竹林灌木深深的川蜀!

    征西将军赖以成名的骑兵根本施展不开!

    最为关键的重点是来的并非是征西将军,而且什么叫做刘诞的家伙!若是连这个都打不赢,那还和刘诞身后的征西怎么斗?所以严颜必须打赢这一次的战斗,对此,严颜也很有信心,毕竟现在是在自家地盘之上,那个山头可以走,那个山间有近道,那个林地可以埋伏,就算是严颜不清楚,但是山间的猎户各个都是门清,随便找一个人来都可以指点一二。

    在严颜看来,击败刘诞,也不过是一次寻常的在山林之间的狩猎活动而已,刘诞这个自以为是的傻肥羊,正在一步步的走向陷阱当中……

    川蜀厉害的,只是兵卒么?呵呵,蠢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