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盈国际娱乐 > 都市小说 > 官涯无悔 > 第两千一百二十七章 好好盯住姓常的
    休假的时光是愉快的,虽然短暂,却也很是珍贵。千盈国际娱乐   w?ww.ranwena`com

    当然也免不了被唠叨,诸如“有什么忙的,放假也不按时休息”、“前几天等消息,在家待了几天,还给扣掉了”、“人家是谁呀,人家是常务副市长,市里离了人家玩不转”。

    虽说被唠叨,但楚天齐很是幸福,也很珍惜能休的时日。他更知道,家人就是为了唠叨而唠叨,其实都特理解特支持自己。

    幸福时光往往短暂,不经意间,还没好好享受家庭团聚时光,假期已经结束。

    十月八日早上,楚天齐起早返回沃原市,进到办公室时,正好上班时间。

    刚一到办公室,雷鹏就来了。

    在椅子上坐定,雷鹏说道:“怕是这事又陷入死胡同了,还得你的人出手。”

    楚天齐笑着说:“怎么个情况?”

    雷鹏讲说起来:“前天下午不是抓到‘苗子’了吗,这家伙也一五一十的交待了整个过程。说他也是受雇于人,是有人三十万雇他的,然后他又转包给了吴恩义,干赚了十万。他还说,雇他的人叫‘镐头’,这次是第一次打交道,‘镐头’说是看不惯修路的人,修路影响了他们的生意。‘苗子’只是接受到了打人任务,知道是打那几个人,对‘镐头’的信息一概不知,也不清楚‘镐头’的真正目的。

    根据‘苗子’提供的手机号码,还有他们见面的地点,我们进行了摸查,一无所获。另外,也做出了手绘人像图,与警方数据库比对,同样没有任何有价值发现。一个在外面活动的江湖人,信息竟然控制的这么严,我怀疑这家伙背后有什么说道,估计除了岳队长他们,我们是揪不出来。”

    楚天齐道:“那你们就别管了,按照‘苗子’的交待,也能结案。‘苗子’不是也交待过吗,说是‘镐头’痛恨修路,这就是一个作案动机。”

    “还不是‘镐头’瞎找的理由,修路能影响他什么?再说了,那几人也左右不了修路与否。”停了一下,雷鹏神秘的说,“我总感觉你已经有所安排了。”

    “怎么这么说?”楚天齐反问。

    “我发现呀,那个岳队长确实不是一般人,不是一般的特警那么简单。远了不说,就拿这次抓吴恩义的事来讲,前后那么短时间,我们还什么信息都没掌握呢,他已经把一切都搞的妥妥的,一步步就追到了那些家伙的老巢,直接给包了饺子。这事显然不是‘镐头’说的理由,他能不做进一步调查?”雷鹏给出理由。

    楚天齐答非所问:“雷局长现在成心理分析专家了。”

    雷鹏“嘿嘿”一笑,继续说:“我早看出来了,他不是你的司机,分明就是你的贴身保镖。”

    “你的眼光很毒呀,还有什么?”楚天齐追问着。

    “还有,我记得一件很蹊跷的事,就是在楚大叔那年受伤的时候,你的血不能给大叔输,因为血型不符。有一次在我家,你还翻看那本护理书,看关于血型的内容。当时真没想那么多,可是从近些年的一些事情来看……”说到这里,雷鹏停了一下,才又道,“我是不说了不该说的?”

    楚天齐看着对方:“别看你五大三粗的,不愧是优秀警察,等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再细说。”

    “叮呤呤”,固话铃声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拿起电话听筒。

    做了个“离去”的手势,雷鹏起身,出了屋子。

    ……

    晚上九点多。

    楚天齐正坐在沙发上看新闻,手机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摁下绿色接听键:“继先,还不回来?”

    手机里传来岳继先声音:“市长,把那个‘镐头’抓住了。经过审讯,他已经交待,是常哥安排他做的,他就是常哥的人。”

    楚天齐点点头:“哦,又是这个常哥。”

    “具体怎么说?”楚天齐又问。

    对方道:“这个‘镐头’交待,常哥说了,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是给修路添堵,给你添堵就行。”

    楚天齐点点头:“果然是这样。”

    “下一步怎么办?”手机里请示着。

    略一沉吟,楚天齐说:“一方面,再审审这个‘镐头’,看看他还有什么交待。另一方面,注意修路事宜有无异常,及时发现,及时消灭在萌芽状态。至于……暂时先这样。”

    “好的。”对方应答着。

    结束了和岳继先通话,楚天齐靠在沙发上,思索着。

    从现在看来,这个常哥绝对是隐患,必须把这小子揪出来。

    第一次听说这个常哥的时候,还是那次黑衣人见张鹏飞的时候,当时确定就是常哥。

    事后证明,常哥就是明若阳的人,还曾经在以前的时候与乔金宝接触,出了不少针对自己的招数。在明若阳绑架俊琦的那次,也有这个常哥的影子。

    第二次听说这个人,是前几天的事,是曲刚和厉剑告诉自己,当初纵火烧毁定野市百货大楼,幕后指使也是这个常哥。毫无疑问,在省里阻止俊琦去医院生产,意图制造车祸的,肯定也是这个常哥。

    这次是第三次听说了。

    截止到现在,常哥参与了五、六次针对自己的事项,这还仅是知道的,不知道的肯定更多。

    揪出这个常哥,已经势在必行,否则还不知要生出什么事来,但也必须注意方式,注意时机。常哥只是明若阳的马仔,清除马仔很有必要,挖出恶根才更重要。不过如何来挖,能挖到什么程度,楚天齐现在还弄不清,这可不是他自己能决定的事。到一定时候,这事必须要找老爷子,必须要跟首都家里商量。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急忙接通了。

    手机里传来亲切的声音:“天齐,说话方便吗?”

    “老叔,方便,我自己在办公室。有什么情况吗?”楚天齐道。

    徐卫华说:“有三件事,第一件就是,近期老爷子身体状态不太好。”

    楚天齐赶忙插话:“怎么个不好?没有昏迷吧?”

    “没有昏迷,清醒得很。保健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就是容易感冒。你不必过分担心,有我们,有医生呢。”徐卫华的语气很显轻松。

    “近期我这老是有事,假期想去也没去成。等过几天,我抽个时间,去看看老爷子。”楚天齐话中带着歉意。

    “没事。我知道你那忙,好多重要的事都是你做。这里没什么事,如果有特殊情况,我会提前告诉你的。”略一停顿,徐卫华又说了下一事项,“我今年的工作可能要变动,也许需要离开首都。”

    “是吗?正部级副部长已经三年,按说也应该到省里做省长了,会到哪呀,不会到河西主持政府工作吧?要是那样的话,我在省里岂不有大靠山了。”楚天齐笑着调侃。

    “去哪不一定,能不能去也说不准。”说到这里,徐卫华语气一转,“我现在最不放心的是老爷子,可老爷子却支持我去。”

    楚天齐道:“到省里主政,这是更进层楼的必经之路,对以后仕途肯定大有帮助,还是应该争取去的。家里有保健医生,特殊情况都能够处理的,也肯定能提前告诉信息。”

    “担心老爷子身体是一方面,我更担心的是家贼呀,这也是我要说的第三件事。这几天我就发现,她特别能出去,回来以后也是神秘兮兮的。今天偶然的机会,我去老宅子,正听到她打电话,提到了老爷子身体。发现我到了之后,她立即就挂断了,神情也不自然。”徐卫华讲说了担心所在。

    听对方这么一说,楚天齐也不禁担忧。从老叔说的几件事来看,显然家中会有一些变动。这种时候,如果那个女人要是作妖的话,那就是乱上加乱,可不要让人利用了。

    尽管心中不太踏实,但楚天齐还是说:“老叔,你放心,她翻不出多大的浪花。说的武断一些,好多女人就是瞎诈唬,根本就没那水平。再说了,对于她,我们自有安排,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哦,那就行。”徐卫华语气轻松了一些,“我现在就是担心家贼难防,要是她出不了妖娥子,那就没事。”

    又嘱咐了几句后,楚天齐结束了通话。

    放下手机,楚天齐眉头皱了起来。话虽那么说,自己也确实有安排,但如果老叔不在首都了,徐卫军势必要更嚣张。现在老叔不时去老宅,徐卫军还不敢太猖狂,要是没有了任何避讳,只怕那个女人肯定要蹬鼻子上脸。关键她可有勾结外鬼的嫌疑,要是让外鬼彻底利用了,徐家怕是都要危险。

    又想了想,楚天齐拿起手机,拨了出去。

    很快,手机里传出声音:“市长,你说。”

    “继先,给我好好盯住姓常的。”楚天齐讲说了指示。

    “是。”应答之后,对方又提出疑虑,“只是这小子经常窝在那处院子,不方便行动。”

    “那处院子千万不要靠近,这是必须的。主要是注意他出来,注意他有无不轨行径,必须拿违法事实说事,我们不能胡来。”楚天齐嘱咐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