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盈国际娱乐 > 历史小说 > 明士 > 第1475章 嘉靖帝驾崩
    皇帝的寝宫内。??火然文  w?w?w?.?r?a?n?w?e?n?a`com

    嘉靖帝依旧在昏睡,黄锦对嘉靖帝的情况十分掌握,如今嘉靖帝每天只能够苏醒半个时辰左右,根本不知道现在在他的寝宫内来了这么多人。

    房间内。

    鸦雀无声,只有徐阶在写遗诏的声音。上次张居正带给裕王的只是草稿,此时是真正的写。裕王,张居正和黄锦站在一边观看。

    很快,张居正就写完了。然后吹干了墨迹,用了印鉴,装进了一个匣子内。递给了黄锦。然后又写了一道释放罗信的旨意,然后也装进了匣子里,被徐阶收了起来。只等着嘉靖帝归天,两个人交换匣子。

    做完了这一切,四个人相对无言。这件事究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徐阶向着张居正使了一个眼神,张居正便向着三人施礼,然后告退。

    张居正走出了玉熙宫,高拱和马芳就迎了上来道:“泰岳,不知徐大人唤你何事?”

    张居正心中就冷笑了一声,不过表面上还是恭敬地回道:

    “裕王殿下悲痛过巨,恩师让下官多陪陪裕王。下官回去处理完公务,便会去裕王府。”

    “陛下……”

    “陛下无事。”

    望着张居正离开的背影,高拱和马芳两个人心中都感觉到不安。

    陛下无事?

    他们是不会相信的。

    又过了半个时辰左右,裕王走了出来。高拱和马芳两个人急忙迎了上去。

    “臣高拱见过殿下。”

    “臣马芳见过殿下。”

    裕王满脸悲戚道:“孤身子有些不适,国事劳烦两位大人操劳了。”

    “殿下放心!臣等鞠躬尽瘁!”

    裕王摆摆手,一脸悲戚的离开了。

    高拱和马芳对视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目光中的意思。

    陛下要归天了!

    三日后。

    嘉靖四十五年七月二十日亥时,嘉靖帝驾崩,享年六十周岁,景阳钟响!

    深夜。

    乾清宫。

    在嘉靖帝死后,还是将嘉靖帝的遗体运回了乾清宫,整个乾清宫到处都是灵幡。

    大殿内的正大光明牌匾下,一切都变成了白色,白色的屏风,白色的帐幔,白色的孝服,一片哭声在大殿内回荡。,裕王朱载跪在灵柩边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有些失神,看着周围一张张悲痛欲绝的脸,他的心中却没有什么悲哀。他知道此时自己应该哭,但是却怎么也哭不出来,反而从未有过的轻松,仿佛一直压在他都上的那座大山,忽然就没有了,整个人轻松得就像要成仙一般。

    目光落在灵柩之内,嘉靖帝的遗容上,这张脸既有着熟悉,又有着陌生,熟悉是因为这是他父皇,陌生是因为他自己都不记得上次见到嘉靖帝是什么时候了。

    哦……

    除了三天前去寝宫!

    回想起每次见到嘉靖帝,心中没有父子之间的温情,只有对父皇的恐惧,连看一眼嘉靖帝都不敢。

    但是……

    现在可以看了,随便看,怎么看,嘉靖帝都是一张死人脸。

    看着这张脸,裕王回想起自己的前半生,简直是太凄苦了!从没有在父皇的脸上看到过一个笑容,得到的只是训斥。

    特别是那个二龙不相见,让裕王每天过的都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生怕哪一天被父皇给杀了。

    想到这里,再想到自己终于熬出头了,一时之间,悲从心来,嗷的一嗓子,便哭得那个惨烈啊!

    听到裕王的哭声,在大殿内的众人无论是真心假意,那必须哭啊,而且还要全力的哭。刹那间,大殿内一片鬼哭狼嚎。

    跪在裕王身边的徐阶一边哭着,一边嘶声道:“殿下节哀……”

    天牢。

    黄锦走了进来,脚步声惊醒了正在发呆的九个人。待看清楚是黄锦之后,海瑞等人不屑地哼了一声,便闭上了眼睛。黄锦也懒得理会他们,径直走到了最里面罗信所在的牢房,狱卒急忙打开了门锁,黄锦取出圣旨道:

    “罗信接旨!”

    皇宫内。

    众人终于哭累了,裕王也从对自己的悲戚中缓了过来。徐阶开口道:

    “殿下,现在要把陛下的庙号定下来。”

    裕王点点头,没有言语。他相信徐阶懂他的意思,果然,徐阶开口道:

    “定位世宗吧。”

    裕王脸上木然道:“可!”

    看到裕王木然的神色,徐阶心中就是一叹,他如何不了解裕王?

    就算不了解,在有了那道遗诏之后,也知道了裕王对嘉靖帝有着怨恨,很深的怨恨。更何况,徐阶早就看透了裕王。当下思索了一下,觉得如今还是要顺着点儿裕王,还不到架空裕王的时候,便道:

    “谥号就定为平如何?世宗平皇帝。”

    裕王木然的神色终于一缓,点头道:“可!”

    众人见到裕王都点头了,这个时候,谁会触新帝的霉头?一个个便都点头同意。但是高拱却觉得这有些太过了,便凝声道:

    “殿下,这会让百姓看笑话的。”

    裕王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高拱,木然道:“那你定一个。”

    高拱的心就是一跳,知道自己被裕王不满了。但是已经开口了。就得定一个,他如今也了解裕王的心思了,就是不想让嘉靖帝有着一个好的谥号,思索片刻道:

    “那就叫世宗肃皇帝?”

    “可!”裕王虽然不太满意,但是觉得高拱还算懂事。便点点头。

    高拱精神一振道:“那接下来该拟遗诏了!”

    裕王淡淡地望了一眼徐阶,便见到徐阶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匣子道:

    “遗诏已经有了!”

    然后双手递给了裕王道:“大行皇帝的遗诏在此明日宣读即可。”

    太监接过了木匣,递给了裕王,高拱和马芳等人的目光随着木匣移动,心中充满了疑惑,什么时候出现的遗诏,他们怎么不知道?

    谁知裕王只是简单地扫了几眼,便放回了匣子里,收了起来。向着徐阶点了点头。

    众人一头雾水,只是看了这么几眼,就定了下来,这是什么意思?

    莫非这还真是嘉靖帝自己授意写的遗诏?

    但是徐阶却没有给他们相问的机会,立刻对裕王道:“殿下,还有不到半个时辰,就该宣读遗诏了,殿下去后面歇息一下,明日还有很多仪式等着你呢。”

    *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网站地图